自由屋推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姜岁晚萧君符
《姜岁晚萧君符》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姜岁晚萧君符》最新章节列表

姜岁晚萧君符佚名

主角:姜岁晚萧君符
《姜岁晚萧君符》是一部令人心驰神往的作品,讲述了姜岁晚萧君符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经历的艰辛与付出。姜岁晚萧君符奋斗不止,面对着各种挑战和考验。通过与他人的交流与互助,姜岁晚萧君符不断成长、改变,并最终实现了自我超越。这部小说充满勇气与希望,我自小被太后收养,受到了公主般的庞爱,又与当今皇上一同长大。宫中人人都以为我会成为他的妃子,可他中*后,宁愿在冷水里泡一天一夜,也不愿碰我一下。重生后姜辞念想通了,与其跟无心的帝王耗一辈子,不如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嫁了。阁老家的公子温润有礼,忠勇侯家的公子英勇俊俏,镇国公家的世子温柔和气,姜辞念掰着指头算着可谋划的人选。当太后为了侄女向新帝讨要恩赐时新帝平静地看着姜辞念红着脸小声的回道:“臣女,想……想求陛下给臣女赐婚。”平日里温润宽和的皇帝眼中乍现戾色,手中把玩的玉扳指碾个粉碎。将点燃读者内心的激情。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3-11-20 12:03:24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昨晚姜姑娘是奉母后之命来给朕送的醒酒汤?”萧君符语气平常,听不出喜怒。

姜辞念不知他是何意?是问罪?还是?

她咬了下唇,屏气敛息地答道:“是。臣女莽撞惊扰了皇上,还请皇上恕罪!”

“是哀家担心皇上的身子,失了分寸,才让这丫头没轻没重地进去送汤的。还望皇上饶了这丫头。”姜太后以为昨日他的那一番惩罚便是翻过篇了,为何这会又主动提及?

萧君符转动了一下拇指上的玉扳指,笑了笑,“母后多虑了。朕怎会怪罪于姜姑娘,朕应该赏她才是。”

萧君符这话将姜太后和姜辞念都惊到了!

对姜太后而言这是意外之喜。

于姜辞念而言,则是心惊肉跳!

他到底想干什么?

萧君符语气悠然,“幸得姜姑娘送的汤药及时,缓解了症状,才让朕没有因醉酒而误了早朝。朕想着一般的金银赏赐对于姜姑娘来说许是太平常了。”

他略顿了顿,又道:“还在前不久朕得了一株峨眉春蕙,便将其赏给姜姑娘吧。”

峨眉春蕙?

刹那间有什么东西在姜辞念脑中一闪而过,快得让她抓不住。

姜太后听了后,很是高兴,道:“那可是难得的珍品,棠棠,还不谢恩。”

“谢、谢皇上恩典。”姜辞念心里慌地厉害,握着帕子的手都在颤抖。

萧君符站了起身道:“朕已让顾院判等会再过来为母后请次脉。母后好好休养,早日康复,太妃们迁宫一事还得由母后来操心。”

姜太后因他来探望,又一番体贴话说了,心中愁郁散去,病情好了一大半,点了点头应下,“哀家这是老毛病了,吃些药养着便是,不劳烦顾院判再跑一趟了。之前棠棠还因哀家嫌药太苦,特意去摘桂花要给哀家做桂花糕呢。皇上尽管放心,哀家有这孩子贴心照顾着,很快便能好起来。”

萧君符朝姜辞念瞧了一眼,往日会红着脸偷看他的姜辞念,得了赏赐不见欣喜,似乎有点走神,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本来准备走的萧君符停下脚步,“是么?原来姜姑娘还会做桂花糕?”

姜太后本就是故意当着萧君符的面夸赞姜辞念,见他会接过这话,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姜太后使眼色让姜辞念回话,却见这孩子不见往日的机敏,她只好替她答上:“棠棠那桂花糕做的松软可口,不甜腻,带着股花香。若是皇上不忙……”姜太后想趁机留下皇上吃晚膳。

萧君符遗憾地道:“看来是朕没这个口福了。御书房还堆着好些折子没看完,得回了!”

如坐针毡的姜辞念总算听到让她解脱的话了,微微抬了眼,视线落在那双修长的手上,只见那男人又转了一圈他手上的玉扳指。

这是他不耐烦时的小动作,也是她入宫后相处三年才察觉到的。

姜辞念轻嘲地扯了扯唇角,他还嫌烦?她才是煎熬难耐。

姜太后不好继续挽留,只道:“皇上若是不嫌弃,明日哀家便让棠棠做一份新鲜的桂花糕给你送过去罢。”

萧君符余光瞥见那姑娘似乎惊住了,一双杏眼忽地瞪圆了,倒是有点像山间受惊的小兔子。

他掀唇一笑:“那便有劳姜姑娘了。”

……

皇帝离开后,没过多久乾清宫的小太监就将赏赐之物送来了。

便是心存侥幸,可姜辞念还是一眼就认出是当日在望月阁被她倒了半碗醒酒汤的那盆兰花。

原来这便是峨眉春蕙?她当时还以为只是一盆普通的兰花。

这盆花这儿看起来有些半死不活的样子,有几片叶子泛黄没精打采,本来要开花的花苞已经蔫掉了。

能不能活下去都悬。

御赐之物要是折在她手里,那便是她的大不敬。

这哪像是赏赐之物,分明是就像是种惩罚敲打。

他知道了什么?或是他在试探什么?

究竟是他醒了后发现的不对?还是他昨晚根本就没有醉酒?

姜辞念不由打了个寒颤,她不敢细想下去。

这盆如烫手山芋一般的赏赐,只好先抱回暖阁。

好在她在宫里那几年闲来无事也养过一些花,知道点经验。

先让秋玉把花盆砸了,查了一下土壤过于潮湿,翻了翻兰花的根系像是水过多涝了导致发黑。

这兰花果然娇贵的很,被她倒了半碗汤药就成这模样了。

听闻峨眉春蕙的花期是在三、四月,可这盆却已有了花苞,可见献上这名品的人是花了心思,费了功夫。

姜辞念拿剪子剪了坏了的根系,换了一盆土。听天由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

将这些忙活完,天色已晚,姜辞念净手换了身衣裳去陪太后用晚膳。

姜太后心情好,晚上的碧粳粥都多用了小半碗。

在姜辞念要回去休息时,姜太后拉住她的手都不忘嘱咐:“棠棠,明日你去送桂花糕,记得找机会留在乾清宫里,多与皇上处一处。”

姜辞念一晚上都在转辗反侧,无法入眠。

她睁开眼睛,从床上下来,拿起一件月白色的外衫披上,推开窗户,伫立在窗前仰头看着那一轮明月。

静谧的晚上偶尔有一声鸟啼,夜风送来淡淡地花香。

也不知道站了有多久,姜辞念叹息一声,将窗户重新关上。

……

翌日,姜辞念起了刚出门,崔嬷嬷便笑眯眯的告诉她做桂花糕的食材都备好了,只需她亲自过去一趟。

姜辞念随着崔嬷嬷来到小厨房,看着整齐摆放的食材,几个厨娘和宫女立了一旁。

她转过头对崔嬷嬷道:“嬷嬷,我做点心不喜太多人围着,先让她们都下去吧。”

崔嬷嬷迟疑道:“姑娘真不用她们帮着打下手?”依她所知,许多世家小姐所谓的亲手下厨,不过是指挥着下人门动手,只需动动嘴皮子。敢情她们三姑娘真会做糕点?昨日太后醒了不见三姑娘,便问了轻雪,轻雪说姑娘去摘桂花要给太后做桂花糕,太后高兴了许久,说是三姑娘的这份孝心最可贵。

姜辞念摇了摇头,只留下秋玉一人,吩咐她打盆清水过来。

她挽起衣袖,将白皙修长的玉手浸没在水中。

待到半刻钟后才拿出来,用帕子擦干净水,伸手去取食材。

秋玉在一旁看着她家姑娘捏出花一样形状的糕点,手指在晨光中像跳舞一般,光与影交错,说不出的好看。

姜辞念今日要做两份,一份留给太后,一份要送去乾清宫。

在调和食材比例时,一份恰到好处,另一份嘛,不经意间有些失手,那份不过是走个场子不会有人吃,便随意些了。

待到将糕点蒸出来,清清淡淡的桂花香迎面扑来,糕点晶透精美,看着就让人有食欲。

姜辞念将要送去乾清宫的装好放在食盒中,另一份便让崔嬷嬷给太后送过去。

姜辞念不紧不慢地跟着引路的宫女来到了乾清宫。守在门口的小内侍见到她们一行,便有人先进去通传。

不多时,一个圆脸、脸上堆着笑的小太监匆匆从里头跑出来,朝姜辞念行了一礼,“见过姜姑娘!”

姜辞念知道他,是大太监李福的干儿子成忠,往后也是皇帝身边的红人。

“成公公不必多礼。”姜辞念道。

成忠脸上更红了,说话也有些结巴:“姜、姜姑娘莫要折煞奴才了,唤奴才一声小成子即可。”

姜辞念笑了笑,将手中的食盒递过去:“受太后娘娘所托给皇上送糕点,还请公公送进去。”

成忠知道此事,他昨日在外头候着,有听到皇上让姜姑娘送份糕点过来。

于是他便接了过来。

姜辞念道:“有劳公公了,我便回去了。”

姜辞念说完便转身离开。

成忠张了张嘴想叫住她,他出来本是要说皇上不在,去练武场了,不知道什么时辰回来。

可是姜姑娘好像问都没问一句皇上在不在?

他要说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来,人就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

……

半个时辰过去,殿外传来脚步声,一道爽朗的笑声响起:“还是跟皇上打起来痛快!好久没有这么动过筋骨了。自云州回到京城,再不动弹动弹都快生锈了。”

“下回顾公子可要把伤养好了再来,不然你在皇上手下可过不了几招。”另一道声音打趣道。

萧君符率先跨进大殿,他身着绣龙纹玄色长袍,身材颀长挺拔,面容俊美,刚从练武场下来眉宇之间透着几分肃杀之气。

身后跟着镇国公府的三公子薛靖远以及忠勇侯府的二公子顾昶。

薛、顾二人在云州时便追随于他,私交甚笃。

顾昶被薛靖远奚落也不恼,揉着肩膀对其挑衅道:“薛三,你也别光嘴皮子利落。有本事你也来对几招,再不济等到秋狝围猎,到时咱们比一比!”

顾昶一边说着见到桌上摆放着一盘精美剔透的糕点,拿起一块便往嘴里塞。

正领着宫女进来奉茶的成忠见到了,欲言又止,他往陛下那边瞧去,只见陛下正在与薛大人说话,根本不在意顾小将军牛嚼牡丹的糟蹋姜姑娘送的桂花糕。

正当成忠要向皇上启禀姜姑娘的事,却见顾小将军忽地一下将满口的糕点吐了出来,猛地拿起放在一旁的茶盏咕噜咕噜灌了下来。

“快齁死老子了,这御厨是直接拿糖浆来做的吗?又腻又呛,怎么会这么难吃……”顾昶快嫌弃死了。本来从练武场下来,有点饿了,看到这漂亮的糕点一口一口,他急着吃一口包了三个,吃得又急,结果差点把他给噎过去了。

萧君符清凌凌地目光朝成忠看去,“哪来的?”

成忠吓得满头大汗,敢情陛下压根就忘了桂花糕这回事!

成忠扑通跪下,“回皇上,这这是姜姑娘送过来的。”

他又赶紧补充一句,“您昨日在慈宁宫不是说让姜姑娘送一份桂花糕过来吗?奴才才敢收下。”这些日子往乾清宫送东西的人不少,若没有圣上的首肯,他们怎么敢收下往里头送。

萧君符眉头一挑,让成忠把东西端过来。

他拿起一块捏成花状的糕点,剔透小巧,隐隐有着桂花香,他问道:“她在外面等了多久?”

成忠恭敬地回道:“姜姑娘行事很规矩,将东西交给奴才便走了。”

萧君符将那小玩意扔回碟子里,笑了笑,“哦,是么?”

小说《姜岁晚萧君符》 第四章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