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正文

锤子手机为何走向了坚果手机

对于8月25日晚上罗永浩推出的“坚果”低价手机,很多罗粉是拒绝的,有些朋友甚至认为其“价值观全面败退”。

由于英语不好,也没怎么上过新东方,老冀对于做手机之前的老罗是不熟悉的。不过自打他宣布做手机之后,老冀还是从商业记者的角度跟老罗聊过几次,也参加过两三次产品发布会。依老冀的感觉,经过这么两年的反复折腾,老罗从锤子走到了坚果,算是基本毕业了。如今,我们已经能够与一位开窍的企业家愉快地对话了。

还是结合这次坚果手机发布会来谈谈吧。让很多朋友错愕的是锤子竟然推出了定价899/999元的千元机“坚果”,这与锤子此前推出的定价2480元的旗舰机型Smartisan T1有很大的违和感。在他们的心目中,锤子的核心用户应该是讲情怀、有知识并且骄傲的城市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

问题是情怀并不能够当饭吃,对于企业家来说,企业的生存才是第一位的,最最关键的事情,是要把手里的产品卖出去。如果高价卖不出去,那就低价卖;如果担心对原有品牌产生冲击,那就换个新品牌来卖。

归根结底,作为哲学家和老师的老罗可以只卖情怀,而作为企业家的老罗则必须卖产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向精英阶层卖手机进展不算顺利:虽然老罗号称使用Smartisan T1的用户有39%来自iPhone用户,但是辛苦一年累计255626部的销量委实不算靓丽。

其实从Smartisan T1产品本身也能够看出作为企业家的老罗的不成熟之处:他过于追求手机外形的标新立异,而让手机的工艺变得非常困难,以至于生产初期的良品率奇低。他也过高地估计了个人品牌向产品品牌的转化率,以至于为Smartisan T1定出了3000元的高价,而那里过去一直都是国产手机品牌难以到达的死亡禁区。

刚做手机的老罗确实也像把锤子,四处攻击竞争对手,破坏性十足。而“坚果”手机发布会上的老罗明显克制了许多,他几乎没有针砭同行的话语。如今的老罗已经从锤子变成了坚果,虽然外表仍然坚硬异常,但是至少敲开之后就可以食用了。

那么,过去作为“锤子”的老罗所说的那些话,诸如“一定要赚硬件的钱”,“水粉色系是臭土鳖喜欢的颜色,有文化的人不会喜欢粉色”,等等,就统统做不得数了。如今,已经变身为“坚果”的老罗学会了像一位典型的企业家那样动态思考问题,学会了针对不同的用户群设计不同的产品,当然,如果能够顺便再做一些有情怀的事情,例如推出谷歌诞辰日的限量版手机后壳、成立支持开源项目的基金会等项目,那就再好不过了。

老冀很欣赏这次发布会上老罗讲的一个故事:为了进一步加强设计力量,老罗找到了飞利浦的设计“大拿”李剑叶,并且跑了好几趟香港,希望将李剑叶请过来。每次见面老罗都对李剑叶大谈情怀,可是人家却迟迟没有答复。最后一次老罗自己憋不住了,就问是什么原因,李剑叶才说理念他非常认可,就是能不能再给加一些薪水。老冀觉得在这个时候,老罗才明白过来,自己其实已经是企业家了。

因此,在发布会即将结束之际,老罗非常感慨地说,欠所有支持自己的人一个成功。而从“罗锤子”转变为“罗坚果”的过程中,他离成功已经越来越近了。

最有情怀的锤子手机降价了,背后的老罗也因一句“如果低于2500,我是你孙子”甚至红过事件本身。随后,一向喜欢将话说绝的罗永浩仍直言不讳地回应,“被群众打脸是分内工作”。这也让人们熟知了这个擅长打嘴仗、经常祸从口出的“老罗”,然而这只是他人格的一个方面,其实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可爱多”。今天就盘点一下我们可能不知道的罗永浩。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957.html | 自由屋博客www.ziyouwu.com|wordpress建站技巧分享


关键字: , , ,

锤子手机为何走向了坚果手机: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3 + 1 = ?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