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穿书之仙途漫漫(新书)小说_莫清木易寒阅读

穿书之仙途漫漫

穿书之仙途漫漫

作者:余莫

主角:莫清木易寒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网文大神“余莫”的最新力作《穿书之仙途漫漫》正在火热连载中,该书主要人物是莫清木易寒,书中故事简述是:跟着光散离开的莫清没有看到,在那个泥潭旁边,魏思淼的身影悄然出现,目光森然地看着泥潭里的木易……...

穿书之仙途漫漫

《穿书之仙途漫漫》小说试读

睡梦中,莫清只觉得有股温暖的灵力缓缓在自己体内流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直到她安然睡去。

“小寒!”莫清大喊一声,猛地睁开双眼,手心里全是冷汗。

“师父,我在。”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莫清转头,却看到一张放大的俊颜,这才注意到自己倚在徒弟怀里。

她直起身来,看向木易寒空荡荡的右臂,一阵心疼与自责,她好好地干嘛非要带他来这个鬼地方!安安稳稳窝在清霄阁多好……

“小寒。”还未说完,便被木易寒用食指抵住了嘴唇。

木易寒放下手,笑得温暖又纯粹,他将头伏在莫清肩上,认真道:“师父,你永远不用对我说这三个字。”

那是莫清从未见过的笑容,干净,温暖,澄澈,从未有过的真实,真实的让她心疼。

冰冷的液体落在木易寒的脖子上,他讶异地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莫清。

莫清看着他这幅呆愣的小模样,又笑了出来,摸了摸他的头,站了起来。

“好了,我们走吧。”她淡淡道,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木易寒跟在她身后,摸了摸后颈处的液体,微凉。

师父刚刚……哭了么?

习习微风吹起莫清的发梢,轻盈的衣袍蹁跹飞舞,竟让木易寒有种她会消失不见的错觉,“师父!”

“怎么了?”莫清转过身来看向他。

眉目如画的女子,墨发在风中微扬,身后是大片大片的翠绿的树木,细细碎碎的阳光洒在她纯白的衣袍上,分外温暖。

猛地,木易寒的心跳就那么漏了一拍。

他笑着走过去,缓缓抬手,拂过她的长发。“只是有叶子沾到师父头发了。”

莫清看着他手中夹着的小绿叶,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好了,我们快走吧,绯夜他们不知如何了。”

木易寒的眸子沉了下来,不悦道:“师父管他们作甚?”

“他们怎么说都算是和我们患难与共的朋友了,于情于理都该确认一下的。”莫清无奈地看着又开始抽风的徒弟,这孩子到底咋回事?一会黑一会白的,都快赶上变色龙了。

“嗯。”木易寒不喜不怒地应了一声,又抬眼看向莫清,“师父你,会生徒儿的气吗?”

“嗯?”莫清有些奇怪地望了他一眼,才想起泥潭边的事,她不生气才怪好吗!但是当她看到木易寒空荡荡的右臂,还有那个纯粹到让人不忍破坏的笑容,还是捏了捏他的脸颊,清冷地笑了笑。

“师父。”木易寒满意地眯起了双眼,大脑袋蹭啊蹭,活像只大型犬在求抱抱。

莫清无奈地用手按住他的额头,果然还是个孩子啊。若是道凌老祖听到莫清心里的话,估计气得当场就能飞升了,更何况某人心里还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莫清看着那断臂,始终无法释怀。

原文中木易寒断的那一臂,直到一百年后他遇到了第十九个老婆,名唤十九的医圣后,才得以复原。而渣作者更是安排了整整十章的戏份,来描写从医治到恢复的不易和艰辛,还有十九和木易寒你侬我侬的情感戏。

虽说能够治好,但是要在一百年后,而木易寒现在才刚刚起步,之后因为这断臂受的苦不知凡几。莫清觉得,作为师父,无论如何她都得尽快找到十九,帮木易寒治好这断臂才行。

“不必了,我不会回去的。”绯夜此刻正看着面前一袭黑衣的冷峻男子,不悦地皱起眉。

“王说请您务必回去一趟。”男子不带丝毫感情,只是冷硬地重复。挺拔修长的身躯带着莫名的压力。

绯夜邪肆地勾起嘴角,“本尊发现了好玩的东西,没玩够之前是不会回去的。”

“王说请您务必回去一趟。”

“你!”绯夜被他弄得气也不是,怒也不是,狠狠瞪了他一眼道:“若是我执意不回呢?”

“请恕属下无理。”男子淡定地抱了抱拳,便毫不客气地出了招。

绯夜一甩衣袖挡住一击,妖孽般的脸上浮起不羁的笑容,“你说这次咱们谁赢?”

男子不说话,只是闷头攻击,仿佛只要绯夜不答应,他便不会停手。一道又一道绚烂的光芒绽开,却是招招不留情。

“卿折西!”绯夜冷喝一声,卿折西却只是微微一顿,依旧是不曾停下。

这边莫清和木易寒却是被几名蓝衣道士拦下了脚步,他们身后,站着一个娇俏的女子,却正是蓝蝶衣。

“在下岐山蓝氏蓝无介,感谢两位救了在下师妹。”蓝无介微微一作揖,温润雅致的脸上是淡淡的笑意,让人心生好感。

“无事,不过是碰巧罢了。”莫清淡淡一点头,看了一眼蓝蝶衣又道:“却是不知另一位小姐呢?”

蓝蝶衣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浅浅她与我走散了,我和师兄正在找她。”

“哼,那个傻子找不到才好!”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满脸不屑道。

“无苏,不可如此无礼。”蓝无介轻斥了一声,蓝无苏立马蔫了下去,不再出声。

莫清看这几人的表现,蓝浅浅怕是被蓝蝶衣趁乱给丢了,有她在,蓝浅浅不会那么容易被找到的。

“若是碰到二小姐,还望前辈告知一声,蓝家上下感激不尽。”蓝无介看向莫清,恭敬道。

“那是自然。”莫清淡淡应道。那可是我徒儿的老婆,额,之一啊!

几人分手后,木易寒看着莫清神色中的跃跃欲试,微微眯起双眼,师父为何如此执意要找到蓝浅浅,莫不是想收她为徒?

想到这里,木易寒眸子中闪过点点寒意,若是如此,他不介意让蓝浅浅消失……

“小寒,你觉得蓝浅浅如何?”莫清假装随意问道。

木易寒只觉得胸口闷地厉害,声音也不自觉变得冷硬起来。“什么怎么样?”

莫清被他话中的寒意激地抖了一下,艾玛,不就问了问你老婆吗,至于吗你。“这个女孩子长得标致,性子也单纯。”所以很适合来当老婆啊乖徒儿!

半晌后边也没有传来动静,莫清纳闷地转过头去。只见木易寒淡紫色的眸子正直直盯着自己,眼中的神色意味不明,却让她莫名地感到一丝危险。

“怎么了?”莫清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可是哪里不舒服?”

木易寒垂下眸子,淡淡应道:“无事。”手却握成了拳头,眼中暗流涌动。

“不知蓝浅浅会在……”

“师父可是想收她为徒?”木易寒不等她将话说完便开口道。

“啊?”莫清呆了呆,这和收徒弟什么关系?男主咱俩不在同一个频道啊。

木易寒看她呆愣的模样,心下便知师父没有那个意思,眼中不觉漾开淡淡的笑意,宛若清潭微荡,覆了漫天繁星。“师父还会再收徒弟吗?”

莫清显然还没回过神来,顺嘴说道:“自然不会,养一个就够累的了……”

“嗯。”木易寒眼神温柔,唇角微微扬起细小的弧度,淡紫的眸子中透着清艳的光泽,刹那间宛如万里冰雪消融,幽幽昙花绽放。

莫清有些发怔地看着自家徒弟,咋感觉徒弟今天好看了这么多。

两个人朝着遇见烈焰马的大榕树的方向走去,莫清本就受了重伤,而木易寒如今的修为还不足以御剑,所以当下只好步行过去。

因为担心木易寒身上的血味再将烈焰马引来,所以当看见瀑布下的水潭时,莫清便让他去洗一洗。而且关键是你要见老婆了,这幅鬼样子怎么可以。

所以当莫清洗着他衣服时,莫名有种就要当婆婆的诡异感,莫清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好么!人家今年明明才……呃,莫清泪目,妈蛋的一百周岁!!特么就算有十九的外表也掩盖不了她实际上是个老女人的事实啊摔!

木易寒刚从水潭中出来,便看到自家师父脸上那类似悲愤的表情,闷了一会儿才想着,师父怕是从来没洗过衣服的,这是嫌弃自己了?不知怎的,心情又好了一点。

他眸子半眯,走到莫清身边,声音低沉而魅惑。“师父?”

**!莫清吓得手一抖,差点径直将手中的衣服全拍到木易寒脸上,男主大大你走路不出声很吓人好吗!

“吓到师父了?”木易寒低低笑出了声,宛如大提琴般磁性而低沉。

莫清手又抖了一下,忙将衣服从水中提出来,用灵力烘干。待她站起身来才看见木易寒竟是只穿了条裤子,只见他的腰身挺拔修长,薄薄得一层肌肉却强劲有力,湿漉漉的长发还在滴水,一缕发丝还贴在锁骨处,分外……撩人。

莫清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八块腹肌什么的,呵呵,为师终于知道为何妹子都找上门来了。

但是这是在为师面前你个死小孩穿上衣服能咋地啊!

“师父?”木易寒笑吟吟地看着她,她微微泛红的耳尖显得分外可爱,让他想起了年幼时见过的小白兔,忍不住想去摸一下。

“啊?”莫清迷茫地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目光才发现他的衣服一直被自己拿在手里。“咳咳。”莫清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将衣服塞到他手中,淡淡道:“身材不错。”

木易寒伸出去的手一顿,将衣服拿在手里后,看了看一脸淡然的师尊,默默走开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道凌老祖觉得,自家师尊大概一直这么额……不拘小节的吧?。

莫清看着徒儿有些仓惶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旋即又一本正经地摇摇头,自己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呢,小徒弟这么纯情万不可随意调戏才好,嗯,就是这样。

木易寒穿好衣服,脸色深沉的捂住自己的心口,嘴角缓缓勾起,修长的手指似有似无地划过领口,淡紫色的眸子变得幽深暗沉,仿佛有什么东西将要呼啸而出。

小说《穿书之仙途漫漫》 第13章 抽风(3286字) 试读结束。

《穿书之仙途漫漫》网友点评

长安忆:《穿书之仙途漫漫》这本书的内容严谨,文字诙谐有趣,作者余莫的笔力也不错,一读就停不下来。

长安忆: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穿越架空小说。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76928.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