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快手热推《穿书之仙途漫漫》小说主角莫清木易寒在线阅读

穿书之仙途漫漫

穿书之仙途漫漫

作者:余莫

主角:莫清木易寒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余莫创作的《穿书之仙途漫漫》文笔流畅,故事精彩,文中的莫清木易寒都个性十足,每一笔都代表了余莫的创作能力和思想,非常值得一看,《穿书之仙途漫漫》主要讲的是:等到许久之后,待木易寒再回忆起那一幕时,他想,岁月无忧,现世安好,也就大抵如此了。……...

穿书之仙途漫漫

《穿书之仙途漫漫》小说试读

莫清几人此刻坐在一棵巨大的榕树下休息,榕树繁盛的枝叶将阳光完全挡住,而它众多的茎盘根错节地缠绕在一起,恰好为几人提供了休息的天然座椅。

然而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融洽,蓝家姐妹一直戒备着绯夜,木易寒一直保持着冰块脸,而莫清……

莫清在极力回想着剧情,就算原本该由木易寒与蓝浅浅的二人行,变成了如今的五人行,但是根据剧情君的尿性,莫清发誓,他们绝壁会一丝不拉的走剧情!血淋淋的事实已经证实了这件事,莫清悲痛地捂脸。

如果不出意外,过不了多久木易寒就会遇上一头名叫烈焰马的幼年魔兽,这是一种火属性的七阶魔兽,相当于修士的元婴初期。原文中,木易寒差点被它咬掉另一只胳膊,几乎被它给踩死。

但是木易寒作为自带主角光环的男人,气运逆天地催动了体内隐藏的远古青龙血脉,威武霸气地令心高气傲的烈焰马认了主,并且成功地俘获了蓝浅浅芳心一枚。

莫清看向木易寒,只见他正抱着泷华剑斜倚在树干上,微微阖着眼。他俊美的脸上还带着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头发纠结在一起被他随意扎在脑后,原本洁白无瑕的云锦衣袍被乌黑的血渍染地乱七八糟,妥妥地狼狈至极。

不知怎的,莫清只觉得木易寒这幅样子格外刺眼,心里极不舒服。

木易寒猛地睁开双眼,便看见莫清正在看着自己,清澈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心疼。莫名地,一股甘冽的清流在心底弥漫而开,他眨眨眼,一派无辜的回望回去。

**!莫清僵硬地扭过头去,心中小人泪奔中,再次毫无节操毫无下限地被徒儿萌到了~

说好的黑化呢?男主你这么调皮剧情大大他老人家知道吗……

木易寒嘴角微微勾起,狭长的紫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果然呢师尊,就算被我这样误会,你依旧还是这么在意我,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你的心里,我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那一个了呢?

魔界。

一派森冷诡谲的魔殿上,黑衣华服的男子坐在黑曜石王座上,威严的眸子里不辨喜怒。

骷髅头中跃动的冰蓝色火焰诡异非常,时不时发出爆裂声,在这死寂的大殿上格外突兀。

“哦?这么说,你们还是没有找到子詹?”低沉却又不羁的声音在大殿中缓缓响起。

跪在地上的几名魔使顿时大气都不敢出,大滴大滴的汗珠从脸上滑落,在大理石地板上溅起,让侍立在两旁的侍从抖了几抖。

未等那几人答话,男子便不耐烦地伸手一抓,只见地上的几人发出一阵痛苦的嘶鸣后,竟是化作了黑烟消散在空气里。

侍从冷汗津津,竟是魂飞魄散!魔尊竟让他们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永不得超生!

“没用的废物。”魔尊轻嗤一声,“折西你去,找不到人就不用回来了。”

还未等侍从看清,一个黑影便消失在了原地,只见魔尊懒懒地眯起双眼,又恢复了那副不羁轻狂的模样。

“王,那人来了。”一名侍从自外殿进来禀告道,垂下的头不敢抬起。

果不其然,魔尊眸子中闪过一丝暴虐,冷喝道:“滚!”

“是。”那侍从急忙退下。

“重风你又何必发那么大脾气?”清润的声音传来,只见一袭白衣锦袍的男子缓缓踱步进来,他轻摇着手中的折扇,似笑非笑地看着座位上的卿重风。

“滚。”魔尊冷冷一声不带一丝波澜。

只见那人轻笑一声。“我只是来和你做一笔交易,别那么急着赶人呐。”

“不感兴趣。”

“上古传承呢?”

卿重风猛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

而这边莫清看着眼前四五米高的烈焰马,心里泪流满面,剧情君你是坏银!原文中说好的只有半人高的萌萌的幼年小马驹呢?你把它爸弄来得是多么丧心病狂!!

一个幼年马驹就元婴初期了,那它爹……呵呵,莫清看了看面容肃穆的几人,是想团灭吧,是吧!!

木易寒也是微微纳闷,和上一世不一样啊……

而绯夜和蓝家姐妹均是一脸愕然,这是个啥玩意?

烈焰马眼睛中含着怒火,火红的鬃毛张开,威严的声音从它嘴里传出,只听它愤怒道:“尔等卑鄙人类,还不快快将吾儿还来!”

莫清除了震惊它居然会说话之外,还暗搓搓吐了个小槽,还真是爹呀……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抢了你儿子了?”绯夜笑得一脸灿烂。

“哼,人类就是会狡辩,这个人类的身上有我儿子的血味!”烈焰马喷了喷鼻息,愤怒地看向木易寒。

“小寒?”莫清疑惑地看向他。

而木易寒冰着一张脸,冷声道:“不记得了。许是一不小心把它杀了。”

完了……莫清心里哀嚎一声。

果不其然,烈焰马听到他说的话,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巨大的马蹄狠狠向几人踏来。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地上弥漫厚厚的尘土,地面上也裂开了一个几尺宽的大口子。

莫清几人早在它抬脚时便飞身躲开,但是多少都被烈焰马强大的气流震伤了内脏。而莫清本来就负伤在身,猛的被来了这么一下,脸色瞬间苍白。

只是在这浓重的尘土中,谁也看不清谁,嘈杂的打斗声中,只听木易寒喊了一声,“快走!”

看不清楚木易寒在何处,莫清只能凭借声音寻过去,然而待她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逆流,手脚冰冷。

木易寒一手执剑抵挡住烈焰马的,另一只手臂……却是没有了!只有大股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莫清赶忙给他拍了个止血符,瞬间到他身边,聚集起的寒冰球和各种攻击符不要命地朝烈焰马放。

烈焰马似乎被这种不要命地打法唬了一下,但是看清莫清的修为后,不屑一笑,道:“愚蠢的人类,还敢回来找死。”

莫清面色苍白的吓人,但是也冷静的骇人,她冷冷地直视着烈焰马,眸子中闪动着怒火,声音却出奇的平静。“你胆敢伤我徒儿!”

言罢,莫清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又或者是这具身体的本能,一朵巨大的蓝色冰莲渐渐在她头顶上方凝聚成型,精致的莲瓣缓缓张开。下一秒莲瓣却齐齐脱落,整齐地悬浮在两人前方,散发着骇人的寒意。

莫清手一挥,莲瓣齐齐射向烈焰马。

烈焰马嗤笑一声。“哼!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大嘴一张,火红的烈焰喷向莲瓣,两股灵力相撞,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和刺眼的白光,竟是让大地都轻微的摇晃起来。

一时间,死亡森林中的魔兽或者来历练的修士,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望向那个发出巨大声响的地方。

几个身着蓝色道袍的修士互望一眼,齐齐向那个方向飞去。

流云派皓月殿中,俊逸的男子猛地睁开双眼,凌厉的目光看向死亡森林的方向。

阴冷潮湿的山洞中,莫清看着已经失血过多昏过去的木易寒,长长舒了口气,又给他拍了一张治愈符,把山洞里布好结界,才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师兄,这是……”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年看着满地的断肢残骸,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像是有人爆体而亡。”年岁稍大的青年眉目温润雅致,旋即眸中闪过一丝喜色,“竟是成了厉鬼!”

“师兄,师傅说过,万万不可再炼制那等阴煞之物。”另一名圆脸修士道。

“罢了罢了,我们还是去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被叫师兄的男子无奈叹了口气,几人便继续向前赶去。

只是一缕黑气,悄悄挂在了那名小少年的衣摆上,而急着赶路的几人,却并未发觉。

山洞中。

木易寒缓缓睁开眼睛,便看一袭白衣的女子正倚着石壁,浅浅的呼吸有些虚弱,脸上苍白地吓人,而他的手臂已经止住了血。

他缓缓叹了口气,一只手撑地站起身来,走到莫清身边坐下,手掌聚起冰蓝色的灵力,轻柔地注入她的体内,直到莫清的脸色完全恢复才停下来。

木易寒伸手将她拥在怀中,修长的手指轻轻拢了拢她耳边有些凌乱的发丝,竟是低低地笑出了声,笑声中带着的浓烈感情让人忍不住落泪。

“师父……师父……师父……”一遍又一遍的呢喃,仿佛要将这个称呼狠狠烙进心底,生生世世不再忘记。

她舍命来救他。

只因为自己断了一臂,她便要和修为高她那么多的对手不死不休。

若不是关键时刻他清醒了那么一瞬间,她便真的要自爆元丹与那畜生同归于尽。而他却是故意让烈焰马咬掉一臂,上一世亦是如此。

渊厷告诉他,只有断一臂才能将泷华的煞气除去,而他的青龙血脉也可以被激发,所以他叫她快走。

心里也不是没有期待,可是她却要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

他跌落泥潭后,心中是毁天灭地的恨意,却出奇平静地听完魏思淼近乎疯狂的宣泄。

他知道了师父不是故意的,只是为了救自己,也知道师父是故意引走了光散,只为护住自己,那一刻他欣喜若狂。

但是他还是生气,气再次见面,莫清竟是连解释都不解释,依旧是那副淡漠的样子,于是便假装误会……

可是,却未曾料到师父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凝视着怀中的女子,眼中弥漫着淡淡的喜悦,他轻轻吻上了她额头,虔诚而圣洁,无关风月,无关情爱。

只为在这尘世,有那么一个人,肯护自己如此,如此纯粹地……只为他一人……

湿冷狭窄的山洞中,一千三百年来,木易寒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活了过来,不再是靠着那些所谓的恨与怨,可悲地度过这一生。

仿佛有什么东西从荒芜千年的心底破土而出,以肉为壤以血为泉,疯狂地抽条生长着,直到快将他淹没。

“师父。”少年宛若珍宝般小心地拥着怀中的女子,脸上第一次,洋溢起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小说《穿书之仙途漫漫》 第12章 和好(3392字) 试读结束。

《穿书之仙途漫漫》网友点评

旧城烟雨:我非常喜欢余莫的作品,他的作品总会给读者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会持续关注这个作者的小说。

甜扑:《穿书之仙途漫漫》这本书笔触温暖,色调轻盈。细节立体,人物可亲。心理描写细腻,情节有漫画感。是一篇非常值得看的小说,强推!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76874.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