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韩如卿冯斯年结局是什么 韩如卿冯斯年免费阅读全文

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

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

作者:玉堂

主角:韩如卿冯斯年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这书还算可以,玉堂描述故事情节还行,韩如卿冯斯年不失品德的描写令人心生向往,主要讲的是:“冯先生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有幸得到,还舍得朝秦暮楚呢?”“是吗。”冯斯年抽出自己的右手,从抽屉内掏出一摞相片甩在桌上,……...

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

《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小说试读

我走过去,“我愿意赎罪。”

他看着我。

我心脏狂跳,冯斯年抬起手,将我的头发捋到耳后,他温热的唇触碰一枚酒红色耳环,我们相距半寸,我稍稍一动,耳环摇曳,便被他吻上。冯斯年的分寸一向拿捏得极其好,我诱人于明处,他撩人于无形,“拿什么赎罪。”

我情不自禁窒息,又难以自抑,他身上的味道太蛊惑,一半冰冷,一半滚烫,冻着我,也烧着我。

他指尖似有若无拨动我耳垂,“考虑清楚再说。”

冯斯年整理好西装,拿起文件朝办公室的门口走,“冯先生。”我拉住他袖口,他侧身看我。

我需要求证一件事,才能确定我赎罪的筹码。

我望向他,“我拽你下水池,你是真的招架不住我,还是将计就计。”

冯斯虽然清瘦,可身板结实,个子又高,我哪怕用尽全力拖他,如果他不顺从,并非稳不了平衡,岸上地滑,我得手是情有可原,男女力量悬殊,我失手也理所应当。

他沉默着。

良久,冯斯年从我手中抽出自己袖子,“你拽得动我吗。”

我眼睛一亮,“所以冯先生是将计就计了?”

他背对我,“看你究竟有什么花招,似乎还不赖。”

冯斯年脚步声在走廊渐行渐远,我回味过来他的含义,嘴角浮现出一丝笑。

下午殷怡联系我,约我在咖啡厅见面,我接到电话愣了一下,本想拒绝,可她不等我回复,干脆挂断了。

我预感不妙,肯定发生了意外状况,现在我的处境两难,给冯斯年挖陷阱是自寻死路,背叛殷怡,她也能让我混不下去,冯斯年就算放我一马,我得罪了殷怡,他也未必施于援手。

最明智的抉择,是傍那条更粗的大腿。

我打定主意,直奔冯斯年的办公室,我进门时赵秘书在汇报工作,我和她对视一眼,她看出我有事,立马停止了。

我走到冯斯年身旁,“冯先生,我想请假。”

赵秘书合上文件正要离开,冯斯年制止她,然后继续交待公事,没有理会我。

“市里的工程项目,索文拿下内定名额,消息准确吗。”

赵秘书说,“市场部经理在饭局上听到的风声,十有八九是准确的。”

冯斯年笑里藏刀,“看来林宗易要报万利的仇了。”

“与上面合作,报价不好开口,充其量是打名声,华京名声在外,无所谓这条渠道了。”

冯斯年揉着眉骨,“索文缺名声吗。”

赵秘书没吭声。

冯斯年从指缝内看她,“名声和金钱从来无止境。没有人抗拒名利的诱惑。商场如战场,随时风云四起,和公家合作是为以后四面楚歌时铺生路。”

赵秘书问,“咱们竞标吗?”

冯斯年笑着说,“宗易看中的,我不争一争,他赢了也索然无味。”

我在一旁局促不安,平常他和下属对话不超过十句,特别要紧的公务也就三五分钟的工夫,今天十分钟还没结束,明显故意拖延,不听我的。

我蹲下,不顾赵秘书在场,整个人贴上冯斯年的身躯,脸颊几乎搓磨着他胯骨,楚楚可怜哀求他,“我有急事,冯先生,我必须出公司一趟。”

冯斯年被我骚扰得不由皱眉,他对赵秘书说,“标书留下。”

小说《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 第13章 试读结束。

《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网友点评

牵你的手,一向走下去:我就喜欢这种随时都有境界的书,那些个说水、字数的人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还说加书签多费时间,搞得自己跟上帝似的

自此以后,行同陌路:《冯斯年韩如卿分手大师》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圣节构紧凑,我多年不怎么看小说了,偶然的机会看到这车书,立即吸引了我,以至废寝忘食读到现在,很好的一夲书,希望早点更新,为作者点赞加油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76520.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