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苏翎刘誉)

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

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

作者:紫苑朵朵

主角:苏翎刘誉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

《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小说试读

第11章

“刘老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会学会的。”苏翎急道。

刘五郎冷哼一声,甩袖就走。

苏翎蹙眉,望着灶房。

阿西!

别伤还没有好,就被卖了吧?

卖去哪里啊?

两刻钟后,刘誉满载而归,但同时,他的手也受了伤。

“怎么又受伤了?”

看着那一头两百斤的野猪,苏翎惊道:“你不会又进了老林吧?”

刘誉没说话,舀水洗了手,默认了苏翎说的话。

刘五郎从东屋出来,正好听见刘誉去了老林,吓得一跳:“又进老林?誉儿,你不要命了?”

刘誉脸色微窘,“爹,以后不去了。”

有去无回的老林容易狩猎,同样容易被猎。

刘五郎怨毒的眼神没差点把苏翎刺破。

如果不是花光了所有积蓄买下她,誉儿又怎会铤而走险去老林打猎?

咳咳咳......

刘五郎一阵咳嗽,霎时晕厥,被刘誉眼疾手快的接住:“爹。”

这时,从刘五郎衣袖中掉出一瓶药,苏翎拿起来闻了闻,是对心脉养护用的药。

“快给他服下。”倒出两颗递到刘五郎嘴边。

“这是什么药,有用吗?”

“这药效不怎么好,但是有用。”

既然是从爹袖子里滚出来,应该就是对症的,刘誉不敢耽搁,连忙掰开刘五郎的嘴,把药喂了进去。

随后抱着刘五郎就往东屋去。

苏翎拄着棍子刚跟进去,刘誉已经将刘五郎放在床上,并出来:“照顾好我爹,我去找大夫来。”

“刘老爹是心脉受损,我说个方子给你,速速买回来。”

虽苏翎说她会医,可刘誉还是不信的。

他自顾自的把野猪抬上板车,就要出院子。

苏翎喊道:“当归、决明子、钩藤、牛膝、丹参、粉葛、槐米、毛冬青、夏枯草、还有三七。

替我买一套针灸回来,一定样都不能少,你相信我,我可以救刘老爹。”

等刘誉人走远,东厢房的门开了,刘雪雁裹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一双眼珠子在外转。

她拄着拐杖出来,直奔刘五郎房间。

“爹,爹,你怎么样?”

她眼泪像珍珠似的滚落,替刘五郎擦拭嘴边的血迹,却不知道怎么办。

“你先别急,暂时没事的。”

苏翎宽慰着,用尽心力凝聚起一点点玄力,偷偷的至刘五郎手心传至他心脉,稍微替他养护着。

良久,苏翎精疲力尽,默默让开位置走了出去,让父女两个单独相处。

院子里,还有几只扑腾的野鸡,刘誉并没有带走。

公鸡毛发红润鲜艳,花枝招展的。

母鸡毛发微暗,乌压压的,形成鲜明对比。

算上原主受伤那一夜,昨儿一夜,刘誉已经三天两夜没睡觉了......

村里人家都燃了烟火,渐渐传来炒菜的香味。

苏翎望着灶房。

她走了进去,想着刘誉是怎么生火的,有样学样。

干柴架空,火势旺,还不会起浓烟。

她瘸着腿,忍着痛,忙进忙出。

苏翎从戌时到子时,足足两个时辰。

锅里才出了香喷喷的鸡汤,刘五郎也缓缓转醒。

“我煮了鸡汤,雪雁姐姐、刘老爹你们都吃点吧。”

苏翎端了鸡汤和稀粥站在门外敲门。

刘雪雁条件反射的紧张,还是刘五郎道:“放在门口。”

苏翎哦了一声,放下,回到灶房。

看着锅里扑腾腾的香气,她忍不住馋嘴,也给自己盛了一碗汤。

味道有些微不可察的苦!

这是怎么回事?

苏翎目光所及,看着盐罐子。

里面是粗盐,难道是盐的问题?不然怎么解释刘誉做的菜苦,她自己熬的鸡汤也苦?

一面喝,一面望着外边有没有人回来。

苏翎不知道什么时候靠着桌子睡着了,被一阵冷风冷醒。

睁眼,正落在刘誉怀里。

一时,两人微窘。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刘誉满脸疲惫,“刚回,”想了想又继续道:“看你睡在这里,正准备抱你回屋去。”

“你放我下来,那些药你买到了吗?”

“买了。”

原本他只是试探的说出苏翎给的方子。

谁知道药铺的大夫一听,只觉得这方子开得十分妙,硬说开这个方子的人医术了得。

“这是你要的银针。”

刘誉囫囵吞枣似的喝了两碗粥,递给苏翎一个木盒。

他忙着熬药,明明困极,一脸疲惫,却异常坚毅果决。

认真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迷人的荷尔蒙。

母胎单身二十五年,从未谈过恋爱的苏翎,越发觉得刘誉怎么看怎么顺眼。

如果不是花了所有积蓄买下苏翎,他至少不用连夜入林打猎换钱吧?

虽然刘五郎内伤与她无关,至少也不会被气得吐血吧?

刘誉打发她回屋睡觉。

她坦然接受,如今她腿脚不便,足足花了三四个小时才搞定一只鸡,在灶房也帮不了刘誉什么。

有鸡鸣声,一连引发村里更多的公鸡打鸣。

朦胧间,苏翎看到地上有个蜷缩着的人,他盖着薄薄的旧棉絮,冷得缩成一团。

那条棉絮,就是刘五郎送给她柴房里的那一条。

她起床,拿了棉被给他盖上,换下那条旧棉絮,送回了柴房。

今早,刘五郎第二次吃到苏翎做的饭菜。

可他也没同苏翎说一句话。

不是说不会做饭吗?

这做的比誉儿好吃,苏翎分明就是故意气他的!

“刘老爹......”

饭后,刘五郎拿了柴刀准备出门,苏翎叫住了他:“你心脉受损,不已操劳。”

“用不着你管。”他说完就走。

“是用不着我管,就是万一你又晕倒了,病情加重。

那个谁又要去老林打猎卖钱为你买药,还有雪雁姐姐也会急得哭哭啼啼,真的很烦。”

在刘五郎面前,她可不敢喊夫君。

免得刘五郎再次被气吐血!

她此话一出,刘五郎果然顿住。

地里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他只是不想看见苏翎,索性想着去砍点柴回来,过冬的时候也容易一些。

他扔了柴刀,转身找个矮凳坐在门槛前。

苏翎端上一碗热腾腾的药:“这是他连夜进城卖了野猪替你买的药,昨夜熬夜熬的药。”

刘五郎不曾看她一眼,接过喝下。

“还有什么事?”

看着站在身边没走的苏翎,刘五郎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我会点医,你心脉被强力震过,如果光靠药不利于恢复,我遇过恩师,会针灸之术......”

“你休想!”

小说《农门玄医:福运娇娘会旺夫》 第11章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6993.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