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抖音】热书重生黄金年代沈建南全本章节阅读

重生黄金年代沈建南

重生黄金年代沈建南

作者:花皮的皮

主角:沈建南宋晓丹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重生黄金年代沈建南

《重生黄金年代沈建南》小说试读

安静,极度的安静。

沈建南拿出了老师的威严,乱哄哄的教室立马变得鸦雀无声。

有愧疚,有心虚,这时候还看英语书,对老师确实不尊敬。有人低下了脑袋,有人小心翼翼将桌子上的英语书合了起来。

沈建南松了一口气,狠狠瞪了所有学生一眼。

“现在正式上课。”

“......”

“......需求和供给变动所引起的均衡价格和均衡数量的不同变动在经济学中称为供求定理,所以从理论上来说,供需关系决定了价格的变动......”

“不过我认为,在供需关系影响价格的定理中缺少了一个重要环节。。”

“以美国房地产为例,大家都知道,美国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据统计,1960美国总人口为两亿人,而到了1980美国的总人口达到两亿一千万,增长率为百分之五。但是在这期间,美国的房产均价上涨了百分之三百。

房子是给人住的,百分之五的人口增长带来的需求,理论上不可能让房产价格上涨百分之三百,但结果却是上涨了百分之三百。

与之相反但结果相同的是霓虹地产。

1980年至今的霓虹人口变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也就是说在供需关系上霓虹的房地产需求比起1980年并没有任何改善,可是结果霓虹的地产在近十年却上涨了百分之五百。

为什么供需关系没有发生变化价格却又如此之大的波动?

其中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1970年开始,霓虹银行纷纷开始投资搞不动产房子、土地等物,在银行资本的注入下霓虹地产价格开始飞速上涨,而在地产价格的上涨中需求也随之出现。

以东京的地标性建筑乐京帝国为例,十年的时间乐京帝国从四千万日元上涨到了四亿日元,而霓虹专家给出的理由是因为需求,比如霓虹的土地稀少、比如东京是霓虹乃至亚洲最繁荣人口最多的城市,但事实上在这十年间,东京人口总数一直没变,面积也没有因此缩小。

这说明什么?

说明真正决定价格的主要因素是资本,也正是在银行资本推动下霓虹地产价格在十年时间均价内上涨了五倍。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资本决定价格,价格决定供需关系.......”

从英语老师又换成经济专业的沈建南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着。

从供需关系讲到资本,从资本讲到价格的变动。

可惜讲台下的学生们都是一帮还没进入社会的年轻人,如果换成后来的经济专家在的话一定会拿鸡蛋把这厮给砸下去。

歪理邪说,全特么是歪理邪说。

供需关系决定价格因素是经济研究中公认的逻辑,但沈建南这家伙却生生把公认的逻辑给替换成了价格决定供需关系。

天知道被这种家伙教下去天之骄子们会被教成什么样的歪脖子树。

没人知道。

沈建南自己也不知道。

“当当当......”

上午十一点,校园中忽然响起一阵铜质的清脆钟声。

是下课铃的声音。

钟声响起,沈建南抓起扔在桌子上的书朝着班上的学生开口道。

“同学们,今天的课到此结束,现在下课。”

“沈老师,你去过美国么?”

“沈老师,你去过霓虹么?”

“沈老师,你英语这么好怎么签证会没过。”

“沈老师,听说你女朋友过了年就要去美国了,是不是真的?”

一名女生说道。

“......”

沈老师,你女朋友要去美国了。

沈老师,你女朋友跑了,是不是真的。

沈建南脸色顿时一黑,狠狠一瞪眼,威胁道。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被沈建南盯着的女生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嬉笑着,双眼皮微微眯在一起,像极了月牙。

“沈老师,我叫卢新月,你是不是要打我,我好怕怕。”

只差一口血喷出来,你倒是怕啊……这些学生怎么一个个这么胆肥。

“卢新月是吧,我记住你了!”

“新月,沈老师记住你了。”

“不是要跟你表白吧。”

“……”

沈建南崩溃了,对于九十年代的美好想象被轰的支离破碎,夹着拿错的课本飞快逃出教室,有些事情再不捋一捋他感觉自己简直要疯了。

......

1月4号,大雪。

晚上九点半。

华海大学北区一储藏室改成的宿舍内。

“我有一个女朋友......”

“身份证号码是4001968xxxxxx......”

“白秋意是英语老师,彭三是体育老师......”

“......”

上课、下课、吃饭、睡觉。

用了三天的时间,沈建南渐渐弄清了不少东西。

比如,他今年二十三岁,比如他的身份证号码,比如他老家在中原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弟妹,再比如他在别人眼里其实是个天才。

当然,在观察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沈建南也没少弄出乌龙。

像去饭堂走到了厕所方向、或者去教务处最后跑到了学生宿舍方向,不过幸好这厮反应机敏也幸好没人会有重生穿越这个概念。

“全校最年轻的经济老师、为人骄傲、开朗,自尊心很强.......”

显得很拥挤的宿舍中,睡不着觉觉的沈建南躺在床上像个神经病一样捋着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这家伙跟那个宋晓丹啪过没有......”

“哒哒哒......”

“特么,老子明明不认识却要顶一个被人甩了的帽子。”

“还好,不是呼伦贝勒。”

“哒哒哒......”

“阿嚏......”

片刻的安静。

“特么,这么冷的天怎么睡觉啊......”

其实,沈建南很想睡觉,他也不想一个人像神经病一样在这里自言自语,天寒地冻举目无人又缺乏夜生活,他早早就想睡觉了。

只是他睡不着,被冻得睡不着。

一床只有两厘米后的棉被还到处都是疙瘩和孔洞,铺着一床几乎全是疙瘩的破被褥实在是冻得受不了。

前两天还好,今天突然暴雪降温,到了晚上被窝冰凉冰凉是怎么暖都暖不热。

冷,很冷。

沈建南不是没来过魔都,但那时候他从未发现魔都的冬天居然如此之冷,冷到睡不着,冷到屋里放着的脸盆才九点水就全结了冰。

“我好难啊...要是这时候有一个美女能来帮我暖暖被窝该多好。”

越冻越激灵的沈建南忍不住做起了春秋大梦。

他发誓,如果上天现在给他送一个美女过来的话他一定只让美女暖被窝。

“砰砰!”

“嗯?”

突然,反锁着的门上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声音很微弱,几不可闻,如果不是夜深四处都很静,沈建南几乎不确定是不是有人敲门。

“砰砰!”

这一次,敲门的声音很响,那空洞的声音让沈建南确定真的有人敲门。

这大半夜冷的要死,谁特么现在跑来敲门。

做着春秋大梦的沈建南不耐道。

“谁啊!”

“砰砰。”

无人应答,但敲门的声音再次响了两声,沈建南只好披起衣服起了身。

“特么谁啊这是,不知道现在很冷么……”

小说《重生黄金年代沈建南》 第六章 做人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6898.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