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爽文)化龙劫全本章节阅读

化龙劫

化龙劫

作者:说书人

主角:赵阚公孙维晏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化龙劫

《化龙劫》小说试读

宋青山家里一窝匪贼,他从小耳濡目染,明白偷东西其实很简单的道理。

真的,想要偷一样东西,真的非常简单。毕竟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宋青山找二叔要了一大把银票,用来贿赂四当家手下打杂的仆役,以“心慕名刀想要私下一观立马归还”为由,说动了徐人虎的贴身仆役。当匪的哪有不贪的,当晚那仆役就趁徐人虎洗澡把晋司刀偷了出来,说是只借宋青山一炷香的时间,在四当家洗完澡之前就得原样奉还。

于是就有借无还了。

那仆役估计肠子都悔青了。

宋青山一拿到晋司刀,就用布条裹起来,带着去找李昙花,心里盘算着要在四当家发现之前将赃物转手,要是查到他头上,就来个一问三不知。

宋青山敲了半天李昙花的房门,没人应。他找站岗的哨卫问了问,得知李昙花傍晚时就出了寨子,估计是到山腰河边去了。于是他匆忙出寨子,去找李昙花。

山里夜黑风高,雾气重,蝈蝈嘈杂,蛙声一片。路面杂草丛生,偶尔有一对泛着绿光的小点一闪而逝。

宋青山沿着河边寻找。

宋青山听见了若有若无的说话声,他循着声源走去,声音逐渐清晰,不一会儿后,他才听清这是念书声。

“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初什么来着……哦,性本善……人之初,性本善……人……人什么来着……”

是李昙花的声音。

宋青山忍不住笑了一声。

“什么人!”李昙花一声厉喝,拔刀出鞘。

“宋青山。”他收敛笑意,拨开杂草,从树林里走出来。

李昙花眼带寒霜,“你跟踪我!”

“没有,我是刚刚听到声音,找过来的。”宋青山将晋司刀丢给李昙花,“你要的刀。”

李昙花单手接住,扯开布条一角,一眼便认出这是四当家徐人虎的佩刀晋司刀。这把晋司刀是四当家四年前劫了一个将军的生辰纲才弄来的,当时他手下死了不少兄弟,故而十分珍视这把晋司刀。

晋司刀刀形类似唐横刀,其狭直刀身,小镡,长柄,可双手握持,最为奇特的是,刀身上竟有剑纹,是较为稀有的阳作龟纹,纹理清晰有序,刀锋削铁如泥,实打实的千金不换宝刀。

“你怎么弄到的?”李昙花有些惊讶,忍不住抽刀把玩,月光映在刀身上,折射出一片冷硬的刀光。

“偷的。”

李昙花屈指一弹刀尖,刀身蜂鸣。

她点点头,“明天我就跟我爹说。”

“嗯。”

“听说你识字?”

“嗯。”

“坐。”李昙花坐在河边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口气平淡,但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宋青山跟着坐在她旁边。

李昙花皱眉:“你坐过去一点。”

“过去就没位置了。”

李昙花犹豫了一会,不再纠结这个,“你念过书吗?”

“念过。”

“学问大吗?”

“不知道,应该不大。”

“既然会读书,为什么要来练武?”

“读书其实没什么用的。”

“听说读书人分两种,一种越读越聪明,一种越读越傻。”

宋青山撇嘴,他知道李昙花这是拐着弯骂他傻。

“武夫再强不过千人敌,士子却能做到万人敌。”李昙花似乎十分憧憬。

宋青山觉得李昙花状态有点不对劲,他鼻子动了动,闻到一股子酒气。

这妮子喝酒了啊。

宋青山心里的弦松了一些,随口胡诌道:“我觉得当山匪应该不用读书。”

李昙花皱眉,“看到这条河没有?”

宋青山抬头,看着静谧流淌着的河水,像是一滩月光在流动。

“看到了,很漂亮。”

“我不是说这个,”李昙花轻轻摸着刀鞘,“以前这条河不是这样的,它源头是山里的暗流,秋季冬季它就会断流,寨子里就缺水,春季夏季雨水多,河流汹涌,就经常会有泥石流封山,甚至会冲到寨子里。但是自从七当家——也就是你的二叔,找了个读书人过来治理之后,这条河才被驯服了。”

“驯服?”

“对,我以前一直觉得这条河像山里最大的猛兽,里面住着河神。但是那个读书人带着大家修水库、改河道、建堤坝……把这条河收拾的服服帖帖。涨潮时不会再有泥石流,秋季冬季也不会断流了。”

“哦。那个读书人还在寨子里么?”

“跑了,他偷偷在河里修了一条暗道。”

“我觉得读书人应该不会修河道,二叔应该是找的工匠来……”

李昙花嘟囔了一句,“头发短见识也短。”

“哦。”

“过来,我带你去看真正的赤蛇寨。”

“真正的赤蛇寨?”

李昙花说走就走,宋青山起身,跟在她后面。

“先前你养伤的地方,只是赤蛇寨的后院,”李昙花边走边说,“主要是用来安置物资、让妇孺老弱居住……”她回头,站在山腰上指向山脚下的寨子,“注意到没有?那里三面悬崖,唯一一条出路就是这片山坡,山坡之上,才是真正的赤蛇寨。”

林子里突然传出一声急促的雀鸣。

李昙花从怀里掏出一个木哨,吹响之后,发出一声悠长的鹰啸。随后密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有一大片狼群在奔跑。

“这是寨子的前哨,林子里大概有三百多号人,”李昙花道,“跟紧点。”

两人脚步不停,李昙花走的稍快,偶尔会停下来等宋青山。一个时辰之后,宋青山看到了茂林之后的火光直上黑云,反衬的林子里更加黝黑。

“到了。”李昙花道。

宋青山仰头。

六丈高的城墙,墙头戍有甲士,长矛寒光凛冽,上有箭槽、烽火台、推杆等物。寨子里嘈杂异常,即便站在城墙外也能感受到喧嚣,火光是从寨子里冒出来的,染红了半边夜空,即便在寨子外面,也是亮如白昼。

“看那里。”李昙花站在山巅上,指向远处被夜风笼罩的地方。

宋青山转头。

一条不知何许长的吊桥从悬崖上直插而入茫茫黑暗,宋青山能眺望到吊桥的尽头是一座庞大的山峰,崔巍而磅礴,山雾缭绕,对面山巅上,有着更加明亮的火光。

“赤蛇寨一共有三个山头,吊桥相连,互为犄角。我们脚下的是七当家的地盘,六当家、八当家和九当家协同治理;那边是我爹的山头,二当家、三当家辅佐治理;四当家的山头被挡住了,不过山头不大,没什么好看的,只有五当家协同治理。”

宋青山犹豫道:“官府……坐视不理吗?”

“当然不会,只不过我们从来没有让官府的人上山,一直是在山脚接待,所以他们一直以为赤蛇寨大多数是老弱病残,一帮乌合之众,这几年我们好不容易暗中逐步发展成这样。其实官府只要查一下我们的采办支出,就能发现端倪……但是从来没有人查过。”

“山上有多少兵?”

“三个寨子都算上的话,足有一万,里面有四千是精兵,刀甲完备坚韧。”

“食物来源呢?”

“后山是一片盆地,已经被开垦,风调雨顺,每年收成不错。就算有旱灾,我们还有屯粮,也可以下山去抢。”

“收入不可能只靠帮官府走私吧?”

“当然。我们会夹带私货,赚的比官府更多。每年还有附近小寨子的供奉,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两人没有进寨子,而是坐在悬崖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眺望远方。

一条连绵起伏崔巍磅礴的山脉。

李昙花迎着山风问道:“你觉得如何?”

宋青山沉默良久:“像是一座城池。”

“没错。但是目不识丁的土匪是管不了城池的,这里有数万张嘴要喂饱。粮食、水源、金钱、货运、生意、囤积、权衡、发展……每一项都是大学问。”

“但是你们还是维持住了,并且在继续发展,说明土匪有自己的管理方式,没必要去学那些读书人。”

“不,我管不了。这一切是我爹管的,而他不仅是个武夫,也是个读书人。”李昙花把晋司刀竖起,下巴搁在刀柄末端。

宋青山想起李大勇那八尺壮汉身材,成天嚷嚷着男人就是要有肌肉,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但是我爹他学问不够大,这几年寨子也逐渐开始出现各种问题了……最主要的问题,就算七当家一家独大。”

宋青山眼睛不自然的往别处瞟。

“如今七当家声势隐隐已经与我爹比肩,日进斗金,四当家天天在吵,手底下的人也开始人心不齐。这次是听说七当家接了个大单子,四当家眼巴巴地跑过来,只求七当家手底下漏点渣给他,连我爹都亲自过来分一杯羹了。”

“二叔是个有本事的人。”

李昙花点点头:“而且也是个读书人。”

随后她又补了一句:“你能轻易的把徐人虎的佩刀弄到手,也是有本事的人,而且也是读书人。”

宋青山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要不你就到我手底下当差吧,就当那种……嗯……叫木鸟什么来着……”

“幕僚。”宋青山叹了口气。

“对。你出谋划策,我镇守四方,分工明确……你也不用练武了,专心读书吧,我让我爹教你读书。”

果然。

宋青山料到她会这么说了,立马回道:“不,我不干。”

李昙花皱眉:“为什么?”

“不为什么。”

“给个理由。”

宋青山又叹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文武其实是一样的……无双国士治万世,雄霸武夫开太平。聪明的读书人能打造城池,但厉害的武夫也能够一剑摧城。”

寒风随山走。

也许是火光带来的错觉,李昙花似乎看到宋青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就连瞎了的眼也绽放出锋芒。

小说《化龙劫》 年少野望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6209.html | 自由屋博客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