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侯门贵女又美又飒》小说谢鸾姜黎萧蕴最新章节阅读

侯门贵女又美又飒

侯门贵女又美又飒

作者:锦绣

主角:谢鸾姜黎萧蕴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侯门贵女又美又飒

《侯门贵女又美又飒》小说试读

第16章

谢鸾就这样被谢桓关了起来。

其实说关也不太合适,她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谢桓特意派了两个丫鬟来照顾她的起居。

一个叫花落,一个叫白竹。

两人都会武功,而且还不弱,与从前的阿萝不相上下。

她身上的所有毒药全都被搜走了,武力不敌,根本走不了。当然她也没想过逃。

有些问题,得不到答案,她永远都不会甘心。

她就是有些担心绿云,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谢桓会不会为了隐藏她的行踪而把绿云灭口?那天醒来情绪太过激动忘记了问,谢桓走后至今已三天,再没来过。花落白竹一个比一个沉默,一问三不知。

还有玉珩。

他是南楚使臣,谢桓没通过官方力量抓他,肯定是留着自己拷问。

八成也被关起来了。

玉珩是被关起来了,关在一间密室里。他不惊不慌,对于谢桓准备的食物来者不拒,一点不怕被下毒。

谢桓眼中闪过欣赏。

“年轻人,胆子很大。”

玉珩笑笑,“我已是砧板上的鱼肉,您若真想要我的命,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谢桓不置可否。

“为什么在大梁逗留这么久?”

“找人。”

谢桓能按兵不动一个多月,肯定是早就做了调查,他再藏着掖着,不过自讨苦吃,不如实话实说。

南楚的使团估计差不多已经回国,就算他死在大梁,南楚也没法替他讨回公道。

谢桓笑一声,对他的识时务很满意。

“既然找到了,为什么不走?”

玉珩面不改色,“您之前不是还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么?更何况我区区一介俗人。”

谢桓眉梢微扬,没再这个问题上追根究底,倒是问了个和谢鸾一样的问题,“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玉珩看他一眼,沉默片刻,道:“必须回答吗?”

谢桓并不强势,也并未恐吓威逼,甚至算得上温和。可作为阶下囚,没有说‘不’的权利。

玉珩垂下眼,轻声道:“我遇到一个人,她死了,我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

谢桓静默一会儿,点头,道:“哦,还是个情种。”

玉珩咀嚼着那两个字,笑了声。

“当不起。反正她活着的时候,是别人的未婚妻。从来也没拿正眼瞧过我,甚至恨不得拿鞭子抽死我。”他语气淡淡,“死了挺好。”

这话不知道触动了谢桓哪根神经,他怔了怔,突然问,“如果她死前还记挂着别人,那你…”

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玉珩笑了声,轻轻道:“她当然会记挂别人,难不成还能记挂我?我跟她又没什么关系。哦不对,她可能还真会记挂我,记挂着没能一鞭子抽死我。”

谢欢桓神情复杂,“有没有觉得不甘心?”

“有啊。”玉珩很坦诚的点头,“我又不是圣人,当然会不甘心。不过—”

他垂下眼,神情有些许失落和怅惘,“反正她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可能还会觉得我卑鄙**,是个伪君子真小人。”

谢桓不知想到了什么,半天没吭声。

玉珩抬眼看他,“谢前辈,您的问题问完了,我可以走了么?”

谢桓看着这个过分稳重的年轻人,道:“这么笃定我会放你走?”

玉珩很认真的说,“我觉得您会。”

“理由呢?”

“两国合约已成,您就算把我大卸八块也没用,看您也不想杀我泄愤。囚禁我您还得管我吃管我喝,那多亏是不是?不如放了我。”

“那可不一定。”谢桓道:“兴许南楚皇帝会觉得你比三座城池重要。”

“您实在太看得起晚辈了。”玉珩一叹,“实不相瞒,晚辈今年刚入朝,既无宗族倚仗,亦无父兄扶持,更没有裙带姻亲,家里只有个即将出阁的妹妹和年仅五岁的弟弟。怎能与山河相提并论?顶多就是我不辱使命却不幸殉国,弟妹能得以安享荣华,仅此而已。”

他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家底交代了个干干净净,毫不避讳。

谢桓哦了声,“既然南楚皇帝有眼不识金镶玉,不如你改投我大梁,以你之才,他日封侯拜相不在话下。”

玉珩失笑,“您这是要让晚辈叛国啊。”

谢桓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

玉珩点头,表示认同这个观点,“前辈若事明主,何以多年来甘于平庸,委曲求全?”

谢桓一顿,抬眼看过去。

玉珩温润浅笑,“可据晚辈数月观察所见,谢家看似昌荣,实则危机四伏。您多年来的忍辱负重,步步谨慎,终究只是徒劳无功。”

谢桓眼神一点点冷下来。

玉珩淡定自若,平和的目光却透出些许尖锐,“您的同胞弟弟,您的亲生女儿,皆因此丧命—”

谢桓面染薄怒,一甩袖,长桌已裂。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玉珩被他强大真气所震,连退至墙边,冰冷的墙抵在背上。胸口血气上涌,自嘴角溢出。

他咳嗽两声,苍白的面容上仍带笑意。

“晚辈岂敢教训您?不过是替您不值。谢家世代忠烈,换来的…却是帝王猜忌,咳咳,您女儿尸骨未寒,含冤莫白,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且毫无悔过之心。用您女儿一条命,换来谢家短暂的太平…”

谢桓抬手掐住他脖子。

玉珩因窒息而呼吸困难,却毫无惧色。

“前辈,您择主的眼光,不行啊…”

谢桓陡然用力,掐断了他的话。

小命握在别人手上,难得玉珩还能面不改色。他就那样直直的看着谢桓,似笑非笑,似嘲非嘲。

谢桓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年少时候的影子。

狡诈多变,心机深沉,却同样逃不开少年人的冲动和意气。

也只有年轻,才敢这么轻狂肆意,不顾一切。

谢桓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嘴,把一颗药丸扔了进去,然后松了手。

玉珩呛得咳嗽两声,深吸一口气,才抬手擦掉嘴角鲜血。

谢桓冷眼看着,“不想知道我刚才给你吃了什么?”

玉珩旧伤就没痊愈过,谢桓动手可不留情,喘口气胸口都有些闷疼,他却神色如常,竟还笑了笑。

“我想,不太可能是毒药。”

谢桓淡淡道:“因为毒药对你没用。”

玉珩轻微的一震,抬眼看过去。他看见这个男人的眼睛,深沉,睿智,像深渊,永远没有尽头。

谢桓已转身向外走。

玉珩突然道:“她在哪?”

谢桓没停,他一走出去,石门便重新关上,严丝合缝。

玉珩靠在墙上,发了会儿呆。然后闭上眼睛,轻轻吐出一口气。

小说《侯门贵女又美又飒》 第16章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6184.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