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知乎】《九千岁你的王妃又跑了》谢言晚凤栖止完结版免费阅读

九千岁你的王妃又跑了

九千岁你的王妃又跑了

作者:苏缱绻

主角:谢言晚凤栖止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九千岁你的王妃又跑了

《九千岁你的王妃又跑了》小说试读

谢逍遥刚端了一杯茶,听得她这话,猛地便将那茶盏摔在了地上,怒道:“人是你杀的,巡防营赶尽杀绝的命令也是你传的,你如今才知道来问我?”

萧念一愣,失声道:“谢逍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多年了,谢逍遥还是第一次吼她,且还是因为谢言晚母女!

“什么意思?她一个小丫头,能翻出什么浪来?如今闹成这样了,你害怕了知道来询问我了,当初赶尽杀绝的时候怎的不见你来问我?”说到这里,谢逍遥哼了一声,又道:“你当初做什么,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是想着你是家中主母,应该给你这个体面。却不想,你身为主母,竟如此没有容人之量!”

“我没有容人之量?谢逍遥,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这些年你大大小小的歌舞姬妾纳了多少,我何曾提过半点意见?况且当初那薛素锦的死,你敢说与你一点关系没有么,如今你却来质问我,谢逍遥,你好不要脸!”

萧念气得浑身发抖,这几日她过得极为不顺,此刻又被谢逍遥平白无故的吼了一顿,更是觉得火上浇油。

闻言,谢逍遥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烦躁的摆手道:“我懒得跟你计较!但是有一点我要说在前头,以后不论你做什么,都不准打着巡防营的名号!”

“哼,你若是想护着那小**,直说便是了!”萧念咬牙说了这句,到底又加了一句:“谢逍遥,你可别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发迹的!”

说完这话,她再不看谢逍遥的脸色,转身便走了出去。身后不出意外的,传来了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

房顶上的谢言晚看的意犹未尽,无意中抬头,就见凤栖止尽在掌握的表情,顿时笑睨着他,问了一句:“你做什么坏事儿了?”

凤栖止却并未理会她,只是伸手搂住她的纤腰,三两个纵步从落到地面。

直到出了尚书府之后,他才看了眼谢言晚满是好奇的脸,挑眉笑道:“唔,本座并未做什么,不过敲了他一笔银子罢了,怎的,你心疼了?”

“我有什么好心疼的?”谢言晚嗤了一声,又明白过来他话中的意思,顿时愤愤道:“我说千岁爷,您看着也不像缺钱的人,怎的四处敲诈呢?况且——你敲诈谢逍遥那老匹夫便罢了,何苦来剥削我这小贫民?”

这凤栖止是什么人,能让这富有四海的千岁爷说出一笔银子的话来,定然不在少数。可这厮敲诈谢逍遥就算了,居然连她这个小蚊子腿儿都不放过!

谢言晚猜的一点没错,凤栖止敲的那笔银子的确不是小数目。

当日萧念派出去追杀谢言晚的人对凤栖止出口无状,凤栖止特意留了一个人的性命,就是为了给谢逍遥传信。

且这两日,他又让玄墨传信回宫,着人将谢逍遥的紧急奏折压下不批,直到谢逍遥派人送去了一万两黄金,方才命人将奏折走了官方程序。

然而真正让谢逍遥发那么大火气的原因,却是凤栖止特地给他写了一封信,里面把谢逍遥骂的跟孙子似的,里面矛头直指萧念。

所以今日萧念来书房的时候,谢逍遥才会发这么大的火气。

凤栖止寥寥数语,谢言晚顿时眉开眼笑道:“千岁爷果然好手段。”估摸着,萧念这辈子都没有让谢逍遥骂的这么惨过。

她话音刚落,就见尚书府驶出一辆马车来,金碧辉煌,装饰不凡。

而那马车所去的方向,赫然是大长公主府。

见状,谢言晚冷笑一声,整了整衣襟道:“咱们也该回去了吧。”

能逼得萧念回娘家诉苦,想来离接她回家也不远了。毕竟,这位传说中的大长公主,大抵是年轻时候做的孽忒多,所以这老了之后,格外的信奉鬼神。

见谢言晚朝着小院走去,凤栖止眼眸多了几分连自己都未曾发觉的柔情,将广袖飘飘的道袍一甩,也随之走了过去。

谢言晚猜的不错,萧念的确是去了长公主府,且还是去诉苦的。

“母亲,这口气儿我实在是咽不下去!”

主位上坐着一个妇人,头发银白,一双眸子格外凌厉,不怒自威。她通身首饰不多,可件件都是价值连城。不必说话,通身就带出一股天然的贵气来。

正是萧念的生母、皇帝的亲姑母,大长公主上官颖。

见萧念这般模样,上官颖将手中的佛珠放下,抬了抬眼皮道:“多大的事情,就值得你这般动气?况且,这女婿当初不是你要的么,如今为他生气,只能说明你有眼无珠!”

“母亲,连您也这样说我!”萧念咬着嘴唇,复又赌气道:“那我被人欺辱死算了,反正连您也不管我了。”

“本宫说不得你?”上官颖睨了她一眼,挥退房内的下人,这才道:“你当年若是留心些,请道士做法,将她的魂魄打的灰飞烟灭,怎会有今日之祸?”

她说起这个,萧念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咬牙切齿道:“如今已然这般,我也很后悔,当年我就应该让那**魂飞魄散的!”

“行了。”

上官颖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桌上,恨铁不成钢道:“安平,你如今也近四十了,怎么说话还是不过脑子?”

“母亲,我——”

萧念想说什么,可看到上官颖不虞的神情之后,到底是蹙眉道:“如今夫君为此大动肝火,那**又阴魂不散,难不成我真要将那小**接回家来么?”

“有何不可?”

上官颖捏着额头,漫不经心道:“不过是一个小姑娘,只要不弄死了,怎么揉圆搓扁还不都由着你么?等过些时日,五台山的了尘大师回来,本宫让他去你府上相看一番。待得找到铲除那厉鬼的法子,这谢言晚还不是任由你处置么。”

她这话一出,萧念顿时大喜道:“多谢母亲。”

“还有你,虽说那谢逍遥当年是因着本宫的推荐才出人头地,可他现在到底是尚书之首,门生遍布,今日不同往日,你若再如同当年那般,必有你苦头吃的。”

这话虽然难听,萧念也知是实情。今时的确不同往日了,当年的谢逍遥只是一个四品的京官,可是大长公主却是力捧新帝登基的功臣。这些年过去,谢逍遥已然位高权重,然而大长公主唯一的儿子早夭,驸马萧浩然又是个醉心山水的,导致这长公主府竟日渐衰落下去。

念及此,萧念一时有些惶恐,面上却仍旧宽抚道:“母亲放心,女儿明白的,日后定然谨言慎行。”

......

大长公主府内的对话,谢言晚并不知道,只是看到大街上的告示都撤下去之后,她便知道,自己要回谢家了。

“巧穗,这是咱们所有的银钱,我全部给你留下来。你且安心的在这里住一段时日,等安葬了奶娘之后,我便安排你出城。”

听得谢言晚的话,巧穗顿时摇头道:“小姐去哪里,巧穗便跟着你同去!”谢家就是虎穴狼窝,她绝对不能让小姐一个人前去冒险。

熟料她这话一出,谢言晚顿时便厉声道:“你回去做什么?奶娘的尸首如今还在谢府呢,难不成你要让她死不瞑目么!”

她从未这般言辞激烈的对巧穗说过话,巧穗被她这样子唬到,猛地跪下来道:“小姐,娘的心愿就是您平安,若巧穗在,至少能用自己的命护着您。”

谢言晚自然知道,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不能让她同去。这次回去,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要让整个谢家覆亡。奶娘已经为她而死,她不能再搭进去巧穗,不然太对不起奶娘了。

“我至少会拳脚功夫,可是你呢,你会什么?你口口声声说保护我,其实只会拖累我。”谢言晚冷声道:“就这样决定了,你若还认我这个小姐,就听我吩咐便是。”

巧穗哭了半日,劝不动谢言晚,只得磕头道:“是,小姐。巧穗等着您回来。”

直到将巧穗安排好之后,谢言晚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身后有男人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几分戏谑:“想不到,你这丫鬟还挺忠心的。”

闻言,谢言晚回眸笑道:“惭愧,比不得千岁爷您的部下忠心耿耿。”

她这话一出,果然见凤栖止的神情黑了几分。

这两日她从凤栖止的行为中,也约莫知道了几分缘由。他回宫之后,似乎就会有大麻烦,而那个麻烦,他还没有解决,所以才一直在外面隐藏着。

只是这些事情凤栖止不说,她自然也不会去问。

凤栖止被她噎了一噎,将长袍一甩,鄙夷道:“你这丫头,迟早死在嘴上。”

谢言晚弯唇一笑,眉眼弯弯道:“借您吉言。”

这几日同他相处,谢言晚也摸出他的几分脾性来。表面上看起来穷凶极恶,其实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这人就是一张牙舞爪的纸老虎。

当然,谢言晚也不敢触碰他的底线。毕竟,化身暗夜杀神的凤栖止,想想还是让人头皮发麻的。

小说《九千岁你的王妃又跑了》 第八章 你做什么坏事儿了?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5878.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