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最新小说《捞尸人萧十三》大结局阅读

捞尸人萧十三

捞尸人萧十三

作者:陈十三

主角:萧十三夏彤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捞尸人萧十三

《捞尸人萧十三》小说试读

第六章张驰的想法

当晚,赵江河走后,张驰果然露出了狐狸尾巴。反反复复问我小龙滩的事,他大半夜不让我睡觉,我没辙,只好把之前的经历跟他一说,没有想到这反而激起了张驰更大的好奇心。

“十三,你觉得那小龙滩里的古器就那一个吗?我觉得不可能。你想想,那夏彤她爹,一个小东西就卖了五百万,这叫什么,这才叫富从天降。”

我躺在床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一听这话,我还是问道:“你想干什么?”

张驰一滚,从炕头上爬起来,说道:“你说,咱们要是去了小龙滩,捡这么一只盆盆碗碗的,那咱们下辈子都不愁了,还当什么村官,老子拿着钞票见谁砸谁。”

我看了看那个家伙,眼睛里精光四射,在黑暗中炯炯发着光。

“赶紧睡吧,这事儿,哪里轮得着咱们。”

说完这话,我困意涌了上来,不再管张驰,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睡半醒间,就感觉张驰一直在翻身。

第二天,我和张驰醒来,吃了口饭就去村里报到。

村里的工作,虽然工资并不高,但是却清闲得很。

我和张驰一间办公室,说是办公室,也是简陋易常,只有两张旧桌子和四把椅子。

村长一般不来村里,一天开着三蹦子到处晃悠,说是什么体察民情,但是我和张驰一致认为他跟村东头的张寡妇关系不一般,一天两头往那跑。村委会其他人各司其职,没有什么事,也都各忙各的,整个村社,只剩下了我和张驰,还有一个看大门的吴大爷,一天无所事事。

张驰没事就去跟那个吴大爷聊天。

吴大爷是村里的老光棍,无儿无女,张驰跟他说话,他高兴还来不及。

但是我总觉得事情不对劲,张驰一直有意无意套取吴大爷关于小龙滩的信息。

清闲的生活,日复一日,我和张驰,慢慢习惯了这种日子。

张驰这不认生的性格,使他在平常的生活中同村里的人混得比我都熟,张家长李家短掌握得如数家珍。

这天晚上,我们吃过了晚饭,这家伙跟我爷爷聊了整整半宿,回来的时候我都躺下了。

张驰问我道:“十三,我可发现了,咱爷爷可是个高人,真是不简单。”

我问道:“你们聊什么了?”

“嗨,咱爷爷倒是什么都没有说,我是从侧面打听出来的。我听说,咱爷爷去过小龙滩,可以在小龙滩自由出去。哎,十三,不然咱们动员动员咱爷爷,带咱们去一趟。”

我一听,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问道:“你想干啥?”

张驰说道:“你别急呀,你想想,爷爷这么大岁数了,住这么个房子,别人说闲话不说,咱们也想给他老人家尽尽孝,让他老人家享享清福不是。只要咱们去了小龙滩,找个盆啊碗啊什么什么的,你想想,回来身价可就不一样了。”

我坐起身来说道:“我说你怎么成天想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张驰振振有辞道:“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呀。哥们,你就想这么庸庸碌碌过一辈子?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我们能不能出人投地,就看胆子有多大。”

我说道:“跟你说呀,少动这心思。知不知道人家都躲着小龙滩,那地方邪性。你倒好,还想上赶着过去,你不是不活够了?”

张驰说:“看过《鬼吹灯》没有?你怎么就不学学人家胡八一和胖子,富贵险中求啊兄弟。”

“你自己求吧,别拉上我,我整不了这事儿。”

我不再理他,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就发现,张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门了。

我也没有在意,出门碰到夏彤,才知道这家伙跑到夏彤家跟她爹侃大山,被她爹给赶了出来。

谁都知道夏老六在小龙滩捡宝的事,这种事当事人肯定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而张驰这小子肯定正是为了这事跟夏老六去套近乎,不被赶出来才怪。

我来到村委会,正看到张驰坐在那里生着闷气,看他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莫名感觉很爽。

“怎么了这是,看你那张脸,跟被霜打的茄子似的。”

张驰苦着脸说道:“我就纳了闷了,这夏老六那脾气怎么跟三岁小孩似的,前一秒还聊得好好的,后一秒就直接翻脸。”

我笑道:“你跟他聊啥了?”

张驰转了转眼珠子,说道:“打听了打听以前的事儿。”

“小龙滩的事儿吧?”

张驰一听,立马拉了一把椅子坐了过来,向我说道:“我可听说了你家的事,十三,人家说你爸就是在小龙滩没的,到现在你三叔在小龙滩失踪,还没有找到呢。”

一提起这事儿,我不乐意了,这孙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跟你说的?”

“小辣椒。”

一提起夏彤,我不由看了张驰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跟她走这么近了?”

张驰“嘿嘿”一声,继续说道:“那小妞表面上看起来厉害,其实人还真不错。她还提听你在大学里的事,看起来对你挺感兴趣。”

我说道:“少来,再说你没事闲的,打听我家的事干什么。”

张驰正色道:“你别狗咬吕洞宾,我打听你的事,那还不是关心里吗?我说十三,你就真不想知道,当年你父亲出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三叔到底人在哪里?这小龙滩有这么多谜团,你真就对那些往事无动于衷,不想知道个究竟?”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正色说道:“我告诉你啊张驰,你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小龙滩不是说去就去的。当年我父亲他们下小龙滩没有回来,我比谁都想知道原因。我也因为这些事问过我爷爷,但是他什么都不说。事隔多年,我也不再想深究这些事,说起来,我也知道爷爷是为了我好,毕竟那地方那么凶险,去了十有八九回不来。”

“那夏老六是怎么回来的?”张驰反反复复在这话题上打圈子,把我打得有点蒙。

我愣了一会儿,说道:“这我哪儿知道。”

张驰想了想,说道:“我这几天跟夏老六接触,你别看夏老六平时看起来挺平常一人,你万万想不到他其实是一个很奇特的人。就这回聊天,他说漏了嘴,说在小龙滩见过你三叔。”

我一听大怒,心说你这孙子为了达到目的,什么话都敢说,当下说道:“去你大爷的,你编故事倒是一个好手。”

张驰说道:“你别不信,这可是真的。我为什么被夏老六赶出来,就是因为他陡然说出这件事,我想问个究竟,他自知失言才恼羞成怒。”

一听这话,我有点傻眼,问道:“真的假的。”

张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你不相信我?”

张驰说道:“今天晚上,你出面,请小辣椒吃个饭。”

“你想干啥?”

张驰说道:“我看出来了,还是这小辣椒好对付。你想啊,她本身对你有意思,二两酒下肚,由你发问,还不问什么说什么。到时候你从她的嘴里,把夏老六去小龙滩的时间给问出来,到时候咱们再见机行事。”

我一听这话不对,问道:“张驰,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驰瞪着眼说道:“你怎么还不明白,我做这么多,就是想去小龙湾啊,为我叔的死因查出个水落石出来,不能让我叔死得不明不白啊。”

我一怔,问道:“你叔?”

张驰叹了口气说道:“你爸,不就是我叔吗?”

我知道这小子绝对是想就这个说法说动我,帮他去小龙湾,但是他说得对,我爸死在小龙滩这件事是事实,可他是怎么死的,遇到了什么,我这个做儿子的,于情于理也应该调查清楚。

小龙滩的情况特殊和周边的人极力反对,再加上当时年纪太小,不可能违拗爷爷的意思。而随着年纪长大,时间一久,这种求真的感觉理所当然地慢慢变淡了。

不过现在张驰提出来,那种好奇心一下子被这老小子给勾了起来,对于当年小龙滩发生的事情,的确是想一探究竟。

张驰趁热打铁:“是不是,别的不说,就说三叔这个事儿。咱爸的尸体是找到了,可三叔的还没有,三叔是死是活咱都不知道。你说三叔真要死了,咱们就随他去,死人不能复生嘛。但是你就敢保证三叔没有活着?”

我承认,被他说动了,不过还是嘴硬,说道:“行了行了,都多少年了,就算三叔还活着,吃什么喝什么,那可是大海,那可是小龙滩。你呀,也就跟我在这儿盘盘道可以,我也服了你。成吧,我一会儿给夏彤打电话。”

一听这话,张驰一拍大腿,说道:“得嘞,你小子可别忘了啊。”

其实我并非不知道张驰的心思,当然也充分理解他。

求富之人,哪个没有?只要真如他所想,去小龙滩拿出一点点东西来,一出手就是几百万。

几百万,那是什么概念。

张驰本身是见过钱的,所以财富对他来说,比我更加充满渴望。

不有那么一句话么,吃过草的羊比没吃过草的羊更加饥渴。

正说着话呢,村长推门进来,一看见我们俩面对面坐着,一脸神秘的样子,村长问道:“商量啥呢?”

张驰立马笑道:“村长,我们能商量啥呀,瞎聊呗。”

村长看了看他,说:“这两天你总往夏老六家跑,有啥事?”

张驰说道:“没啥事,这不是想跟村里人都搞好关系嘛,以后工作起来方便。”

村长说道:“还挺像那回事儿,搞好关系可以,别瞎搞事情。”

张驰笑道:“村长放心吧,我能搞什么事情。”

村长看了看张驰,又看了看我,而后出门而去。

下班之前,我给夏彤打了个电话,说想一起吃个饭,夏彤很爽快就答应了,并问我有谁,我说有张驰,夏彤想了想,说了一句:“成吧!”

下班之后,我和张驰到了约好的小酒馆。

酒馆老板姓郭,也是村里人,一手海鲜汤烧得销魂蚀骨。

我们要了三只螃蟹,一斤皮皮虾,又炒了虾仁和蛏子,就等着夏彤到来。

张驰说:“一会儿夏彤来了,你可别多说话,一切有我。”

我不服气说道:“你现在说的跟当时不是一码事,不是说我开口问,她一定会知无不言的吗?”

张驰丢到嘴里一颗花生米,说道:“就你那嘴跟棉裤套似的,能问出什么来。你就看我的就行了,两杯酒下肚,保证让那小妞把知道不知道的热热乎乎全一鼓脑倒出来。”

我听得他说的恶心,懒得理他。

小说《捞尸人萧十三》 第六章 张驰的想法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5589.html | 自由屋博客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