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第一章龙王流泪全文试读 萧十三夏彤小说全本无弹窗

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一章龙王流泪

作者:陈十三

主角:萧十三夏彤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一章龙王流泪》小说试读

第四章人挪活,树挪死

从那之后,我跟我妈在家把我爸的孝守完,就回了我外婆家。

我也从原来的学校转到了离县城不远的初级中学。

我妈靠着舅舅等亲戚的接济,供我上完初中,考上了高中,而后,又上了一个末流的大学。

虽然大学不怎么样,但是却依旧让我非常向往。

一想到能离开这个地方,我就很兴奋。

我爸死后,我的性格越来越内向孤僻,因此我不想在生我养我的家乡再待下去。我想去外面闯荡一番,争取自己的生活,规划自己的人生。

大学生涯相当短暂,同时也认识了一群狐朋狗友。三年的生活弹指而过,而之后步入社会后的生活,更是让我不得喘息。

我在燕南市近郊区的地方与我的同学张驰合租了一间房子,然后就去找工作。但是当所有的工作单位看着我的毕业证书嗤之以鼻的时候,我的心都凉了。

我身上已经没有钱了,揭不开锅的日子,让我把早年间的豪情壮志都抛之脑后。我去大街上递传单,送外卖,做饭店的服务生......

但是眼前城市的钢筋铁骨,把我这个初入社会的楞头青,实实在在地拒在门外。

摸着衣袋里那可怜的几张钞票,现在的我深深地知道,生活不易,突然间,我感觉自己想家了。

这时候,我妈的电话打了过来,问了我几句现在的情况。

我不能实话实说,那样没有什么用,反而会让她更加担心。

我说一切还好。

我妈沉默了一会,向我说道:“不行的话,就回来吧。你爷爷想你了。”

我爷爷?

自从我爸去世之后,我来到我外婆家,就没有再见到我的爷爷。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我?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我还是答应我妈,最近就回去。

挂了电话,我看了看自己身上仅剩的钱,苦笑了一声:“再见了,这个城市,以后小爷再也不来了。”

说话就打电话订了火车票,回头跟张弛一说,张弛眼前一亮,说道:“十三,不然我也去跟你回老家混得了。”

我说道:“你一个富二代,非得跟我在这儿扯什么犊子。你呀,该干嘛干嘛去,别跟我这儿打镲。”

张弛眼睛一瞪说道:“我啥时候跟你打过鑔了?我跟你说啊十三,我是相信你才跟你混,我是想着总有一天,咱俩会靠自己的双手混出个人样来。”

我看了看他,目光盯得他神情有点躲闪,说道:“你看**什么?”

我知道这家伙一定是有状况,不然不会突然鬼迷心窍跟我回老家,便说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那家伙还拉硬弓,说道:“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啊。”

看了看我,而后才说道:“好啦,我跟你说,昨天我爸给我打电话,又骂了我一顿。说是要断了我的生活费,我张弛还非他不可了?断了就断了,反正我是不回去,看他能怎么样!张弛,你可不能不管我,我现在就你一个朋友。这样,咱们可是大学生,你看这城市里,哪里像缺大学生的样子。不过你们老家就不一样了,对不对,咱们这样回到你老家,可算是高材生,那找个体面的工作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我心说这家伙怎么这么能想好事儿,这年头哪里有什么好事儿给你留着?

不过他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城市里机会多,但是人才也多,竞争激烈。像我们这样的三流大学毕业生,根本就没有人拿正眼看。

但是回家可能就不一样了。

树挪死,人挪活,还不如回家碰碰运气。

一想到有张驰相陪,我之前还在犹豫的心思,一下子坚定了起来。当下与张驰一起订了同一辆火车,吃了点午饭,匆匆来到火车站,踏上了回家旅程。

本来我是已经订了普快,虽然乘车时间长,但是价格便宜,我们又不着急,六七个小时就到了。

但是张驰却坚持订高铁,按他的话说,时间就是生命,多花点钱,值了。

我从来没有坐过高铁,被他这么一说,也就没有说什么,当下所普快的票退了,让张驰一起订了两张高铁票。

下午三点多,我和张弛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张驰看起来很兴奋,一路上双眼一直放着光,脸上也洋溢着激动之情。

他本来话就多,此时一直天南海北的跟我聊,并我一些我老家的情况,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

等上了车,列车缓缓启动,看着窗外熟悉的城市被我们远远抛在后面,我突然感觉到有点不舍。

三年的时光,我为了这个城市投注了太多的希望和感情,此时确定要离开,失落感油然而生。

张驰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说道:“十三啊,我跟你说,虽然我们离开了这里,但是不用伤心,也不用难过。我们回老家,只是一时的权宜之策,等我们准备充分了,总有一天会再杀回来。”

我心说你一个富二代想杀回来还不容易,但是我跟他不一样,这次回乡,我有一种预感,感觉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张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一定要对生活充满信心啊兄弟!”

现在的张驰异常地兴奋,我知道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的好奇和希望,但是我同时也知道,这段旅程,对他来说,只是一段简单的人生插曲而已。

高铁的速度果然很快,两个半小时,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出了火车站,张驰抻了抻腰,用力呼吸了一下空气,说道:“还别说,这个地方还真不错。十三,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这几天有什么好玩的,先带我去转转?”

我瞪了他一眼,问道:“谁告诉你我在这个地方长大?”

张驰听我这么说,一愣,说道:“难道不是吗?”

我笑着说道:“还差得远呢!”

我们先行在车站不远处找了个宾馆,把东西放下,我帮他找了一个网吧,让他去那里等我,而后自己打车去找我妈。

对于老家我是很少回来,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每到过年才回一次家,但是后来,连春节都不回来了。

因此,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我对这里产生一种复杂的情绪,既熟悉又陌生。

回到外婆家,我见到了我妈。她似乎老了许多,两边的头发都白了。

见到了我,她显然很激动,拉着我进屋,问这问那,问得最多的,就是这两年我在外地的经历。

从我妈住的地方来看,她的生活应该还算不错,房子挺大,也很干净,装修得也好,但是我的心头却生出一种抗拒感。

我一一如实地简单回答着她的问题。

最后她才说道:“前阵子你爷爷打电话来,说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叫回来。虽然从咱们家出事之后,跟爷爷的联系也少,但是我听得出来,爷挺关心你。你这次回来,也回老家看看。”

我问道:“你不一起回去吗?”

我妈苦笑一声,说道:“我不回去,一回去,就想起那件事。”

一提起这样,十年前的那段经历一下子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时间,仿佛把我拉回到当初的那段时间。

我有点恍惚,我妈看了看我,说:“不过也不急,你晚上在家住,明天去也可以。”

我说道:“妈,我还有一个朋友等在外面,这次我是跟他一起回来的。所以我不能在家睡了,一会儿我看看有车的话,就回去看爷爷。”

我妈再次看了看我,而后点了点头。

我出了门,我妈把我送下了楼。

我跟我妈挥手告别,而后回到张弛所待的那间网吧。

只见张弛带着耳机玩着游戏,一边操作一边放声疾呼,叫得整个网吧都是他的声音。

网吧的人都向他投来异样的光,但是张驰不以为意,依旧大叫道:“快快!305有人!石头后面,你眼瞎呀,看不见。封个烟!封个烟!”

在他旁边坐着一个小美女,两人玩的是同一个游戏,被张驰一嗓子吓了一哆嗦,回头狠狠剜了张驰一眼。

我坐到张驰的身边,看了一眼那个小美女。

你还别说,长得还挺标致。

她皮肤长得很白,身材高瘦,看起来足足有一米七的样子。大眼睛,高鼻梁,瓜子脸,怎么说呢,不管放在哪里,都是人们注视的焦点。

看我在看她,那女孩瞪了我一眼,紧皱眉头,不客气地说了句:“看什么看!”

我笑了,没看出来,还是个小辣椒。

那女孩从穿着到长相,都是无可挑剔,我没有想过在这个小县城还能遇到这样的美女。

再一看时,就感觉这美女还真是有点面熟,思绪飞转之下,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脱口而出道:“你是夏彤?”

一听这话,那女孩也是吃了一惊,有点狐疑地看了看我,而后想起来:“十三哥?”

果然是夏彤!

这个夏彤与我是小学同学,在我十三岁离开村子之前,一直在同一个班。

这丫头从小长得就水灵俊俏,当时村长的儿子跟屁虫一样一直跟在她的后面,这一点让我不爽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家里陡生变故,我离开村子,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没有想到,我这刚刚回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她?

认出了我,夏彤似乎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刚刚还充满敌意的眼睛一下子温和起来,笑道:“十三哥,这么长时间,你跑哪儿去了?”

我笑了笑说道:“我初中跟我妈来到县城,在这边上了三年初中和三年高中,后来就考了大学,去了燕南。”

夏彤看了看我,说道:“你离开的时候我知道,还伤心了一段时间呢。话说你这次回来,是回家看看?”

张驰见我认识这位大美女,早就心花怒放,苦于找不到机会插言,现在一听夏彤这话,立马说道:“我们这次回来可不是看看就完事儿了,我们大学毕业,本来在城里有更好的发展。但是呢,萧十三却想着把自己的一身本事奉献给家乡,放着城里大好的前途不要,毅然决然回乡,誓要为家乡的现代化建设贡献自己的毕生力量。我呢,也被他的精神打动,同样也是毅然决然地跟他过来,投身于艰苦伟大的农村建设事业中。”

这些话说得跟真的一样,而我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夏彤一听,眉开眼笑,向我说道:“真的,十三哥,你们不走了吗?”

我这才笑道:“暂时没有想过要走。”

夏彤笑道:“那太好了,正好我今天也要回村,咱们可以一起走。”

张驰对于夏彤,有一种异于寻常的热情,当下搓着手笑说:“那太好了,正好我是第一次来,咱们可以一起转转。”

我心说有什么可转的,这么屁大点地方,你想转自己转呗。

我本来打算立马启程回村的,但是夏彤非要坚持吃顿饭再走,说是我给我接风。我本来是不想让她破费,尤其是在得知她在移动营业厅上班,每个月底薪才一千多的时候。

但是张驰那个**却忙不迭地答应下来,这家伙别的不行,处事能力真的让我佩服,短短的时间,已然跟夏彤混成仿佛相熟几年的老友一样。

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四章 人挪活,树挪死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5586.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