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全文在线阅读)戏精王妃的驯夫之路 主角孙妙清魏源

戏精王妃的驯夫之路

戏精王妃的驯夫之路

作者:沙棠枝

主角:孙妙清魏源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戏精王妃的驯夫之路

《戏精王妃的驯夫之路》小说试读

第9章

“是姐姐的舞,跳得好。”孙妙清莞尔一笑。

魏良成果然不负期望,瞧中了孙世兰,往后,可就有好戏看了。

望着不发一语的孙妙清,孙世兰眸光闪烁。

“方才,妹妹去了哪里?我一直寻你,都找不到。”

“假山后有一窝小猫,我见它们可怜,给了它们些吃的。”

说话间,孙妙清一脸歉意,“劳姐姐挂怀了。”

只是去喂猫啊。

孙世兰安心了,“我也是担心你,你走后全福公公将太医全部叫走了,我生怕你惹上什么事端。”

孙妙清笑而不语,看向她的玉佩转移话题。

“如此说来,这玉佩,是二王爷所赠?”

孙世兰脸色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兴奋,说漏了嘴,连忙将玉佩收起。

“妹妹取笑人家~”

见她不辩驳也不反驳,是想打哑谜,孙妙清可不给她这机会,接话道:

“二王爷风度翩翩,生母又是皇后,乃是......”

四周瞧了瞧,小声在她耳畔说:“太子之位,有力的争夺者呢!”

此话一出,孙世兰心口一颤,眼里有着心动,却还故作惶恐捂住她的嘴。

“此等话不可说!妹妹慎言!”

还装,她的眼神,已经出卖了自己。

拨开她的手,孙妙清静静望着窗外的风景,不再言语。

脑子里念想着的,只有魏源。

而孙世兰也开始想着,该如何勾.引二王爷魏良成。

回府时,柳氏已然带人在外等候许久,远远看到马车,就笑着迎上前去。

“老爷,您回来了~”

柳氏兴奋拉着女儿的手,往府里走着。

“一切可还顺利?”

打开手掌,一枚玉佩躺在掌心,孙世兰得意的点头。

见状,柳氏笑的合不拢嘴,“做的不错!”

如此,入选王妃便稳如泰山了!

向后看了一眼孙妙清,柳氏笑容瞬间消失,“她呢?”

孙世兰笑容更盛,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就见柳氏诧异的捂着嘴。

“当真?!”

身为嫡女,却子嗣艰难,这是老天都在帮她们母女啊!

听着二人在后面的嘀咕,孙文冲皱紧眉梢,回头望去,母女瞬间闭了嘴。

“清儿,你跟为父过来。”

柳氏正在兴头上,哪里管孙妙清的死活,拉着女儿就回了扶柳院,想着该给她置办点什么,好在选妃上多胜一筹。

皇帝寝宫无极殿内,众位太医站在外室,大气不敢吭一声,时不时瞄向对面面无表情的魏源。

都说这六王爷是战场上的阎罗,如今一看,也不过是个年仅十八小伙子。

离京四年,浴血战场之时,他才十四,皇上怎舍得?

亲手喂惠妃喝了药,又将人哄睡,皇帝这才走出内室,冷眸横扫众位太医。

“即日起,太医院每日拨出一位太医,随时跟着惠妃,直至她身体安康。”

闻言,太医们心中一惊,面面相觑后,就退出了无极殿。

须知,就连皇后,都没这份殊荣。

由此可见,惠妃在皇上心里,占了多大分量。

皇帝挥挥手,殿内的宫人鱼贯而出,除了全福,只有父子二人。

望着多年未见的儿子,皇帝红了眼眶,径自在台阶上坐下,拍拍身旁的空位。

“坐,咱们父子,许久没好好说话了。”

四目相对,魏源拱手行礼,明显有着疏远。

“儿臣,拜见父皇。”

儿子的疏远,教皇帝叹了口气,也不强迫他,径自抬头望着他。

“朕知道,你还恨着朕,可当年,朕别无选择。”

当年,皇后一族手握军权,为了给魏良成铺路,她将圣眷正宠的惠妃母子视为眼中钉,皇上无力反抗,只能将魏源送去边疆。

因此,惠妃与他离了心,一次醉酒辱骂皇后失德,自此,被打入冷宫。

没想到的是,魏源躲过层层暗杀,竟成了军中主干,更带兵击溃了南唐,一举攻陷其大半国土,逼得南唐俯首称臣。

如此功绩,放眼过去,可是亘古未有,更对皇后一族有了震慑。

魏源不说话,直挺挺的站在那儿。

这让皇帝更为无奈,撑着膝盖起身。

“今日是惠妃的生辰,你回来的正好。”

“虽说她是你的养母,可她待你如亲子,你可以对朕心存怨恨,可对她,你不能。”

“退下吧,今夜,朕守着她。”

深深看了眼床榻上的人,魏源拱手行礼,喊了一声“儿臣告退”,便径自退了出去。

“这孩子,真倔。”

听出皇帝的无奈,全福递上一盏茶。

“殿下会明白您的苦心,父子哪有隔夜仇的。”

喝了口茶,皇帝沉思下来,深沉的眼眸透着幽暗,令人看不透。

“下诏,即日起,惠妃恢复一切封号和尊荣,仍旧住在平霞宫;令,六皇子魏源封镇南王,赐镇南王府邸一座。”

“其余的封赏,你自个儿瞧着办,去库房里瞧瞧有什么好东西,给镇南王送去。”

旨意一出,纵是见惯大场面的全福,都愣住了。

“皇上,六皇子才十八就被封王封号,未免,于礼不合啊。”

“饶是二皇子,也才只封二王爷,并未赐封号。”

轻飘飘的一记眼神过去,全福不禁头皮发麻,立马跪倒在地。

“是老奴僭越了,请皇上惩处。”

“起来吧。”

皇帝款款起身,坐回软榻上,“去颁旨吧。”

夜未过半,前朝后宫就掀起了滔天波澜,只因,皇上的一纸诏书。

皇后再砸了多少珍宝瓷器,也无济于事,只因,她的噩梦,又回来了。

次日一早,相府管家白孟刚开门,就被外面的阵仗给震慑住了,连忙差人去禀报老爷。

孙文冲还在穿戴官府,准备去上朝,就见白孟握着邸报匆匆跑来。

“相爷,宫中要变天了!”

孙文冲一脸疑惑,可在看到邸报里的消息时,不由脸色大变,陷入了沉思。

“宫里的全福公公带人送来了玉如意,还有......二王爷的人。”

魏良成?

稍一沉思,孙文冲便明白了,脸色颇为难看。

“皇后的动作,可真快。”

昨夜六皇子魏源获封镇南王,今日二王爷就登门送礼,又正值选妃之际,其用心昭然若揭啊!

分明是想拉相府,上他们的那艘贼船!

小说《戏精王妃的驯夫之路》 第9章 试读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26013.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