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屋推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书荒必备裴舒白景初小说

2023-09-15 05:54:40

何罗鱼鱼创作的《娇花而已》是一部跌宕起伏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裴舒白景初在追寻自己的梦想和解决内心矛盾的过程中经历了许多挑战和成长。这本小说以其鲜明的人物形象和扣人心弦的情节而备受赞誉。“又怎么了?”“丢车的事情不能张扬。县城小地方,‘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们要是报警,全县人就都会知道我们堂堂一个这……。...

娇花而已

《娇花而已》小说试读

第9章

恐惧在裴舒白的脑海里炸开,嘴上的胶带又妨碍了她的呼吸,令她愈发害怕。裴舒白心里的声音炸开锅——

裴舒白!冷静!

不要怕!快想办法!

要让人知道自己在这里!

可她此时陷在一堆箱子里,手脚被缚,嘴巴被堵,手机又丢得远了,还能弄出什么动静?

裴舒白颤抖着轻轻摇晃身子,好借着视线差观察库房。黑暗里,头顶上一个小盒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有了!

裴舒白腰部使劲儿,倒挂金钩——

玻璃击碎,几乎同时,尖锐的消防**呼啸响起,消防喷头“噗噗”两声,放肆地洒出水花。手机光线下水色缤纷,在裴舒白看起来,犹如儿童乐园的喷水池般让人愉快。

“你怎么...!”

男人瞬间被淋个湿透,急急冲出库房。裴舒白暗自得意,这下很快整个厂区宿舍的人都会过来,歹徒肯定跑不掉...就可惜捉不到他的同伙...不对,要是他想明白后回头来绑架她,要挟众人将他放走怎么办...她得努力换个地方让他找不到...

还不等裴舒白天马行地想清楚,水和警**又突然刹住。外面人声响起,脚步声越来越近,裴舒白翘首以盼——

“这边。”

怎么还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只见男人抱着一件大衣,打开了灯,身后跟着一个穿警服的男人。

这么快就被抓了?随同警察来指认现场?

男人沉稳的声音又响起:

“我看到董事长办公室的窗户开着,查看时发现了这只小老鼠。眼见她窜进厂房,我跟上捉住了她。但...抓住以后发现是个女人,我不方便直接绑个女人带出门去,只好叫你过来。”

男人走近,深灰色的衬衣紧贴在身上,现出优秀的上身线条。他捋开被淋湿的额发,露出清潭一般深邃的眼睛:

“好一通折腾,总算是逮住了这个贼。”

贼?

谁是贼?

裴舒白满心疑惑,用力抬起脸去看,一件大衣兜头盖下来,挡住所有光线。

只听另一个声音响起:“你在干嘛?”

“她淋湿了,会着凉。”

“景初,你还管一个贼着不着凉?哦对,她是个女贼,哈哈哈!”

一声轻咳,被称作景初的人似乎有点不自在,却不多解释:“大伟,我去跟外面的工友说一声,你就说你只是经过,别提贼的事,免得惹人闲话。”

走开两步,又绕回来:“你们到仓库办公室去。这间仓库淋湿了货物,要尽快收拾。”

话音未落,一只手穿过裴舒白的腰间,隔着衣服把她像提猫咪一样轻易拎起。裴舒白被翻了个身,四肢朝下,只觉得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已在椅子上。

“你先问话。”脚步声远去。

片警谭大伟环顾四周,办公室里昏暗的灯光下,一小团人陷在办公椅里,被景初又宽又厚的大衣一盖,就像是消失了。他掀开一角,露出裴舒白的小脑袋。

湿漉漉的短发四处乱翘,脏兮兮的脸上又是灰尘又是血迹;手脚被胶带捆在一起,胶带又挡住大半张脸。

可怜兮兮,但捆绑的造型又很熟悉。

谭大伟瞬间笑出声来。前两天他和景初去乡下帮忙捆猪,也是这么捆的。

但这只小猪未免也太瘦小了点,就算卖猪仔也卖不出去。

谭大伟蹲下来,尽量和善地对着裴舒白笑了笑。

裴舒白怒目瞪着他。

两只乌溜溜的黑眼睛也像小猪,圆圆的,很清澈。

谭大伟的心软下来,觉得景初下手太狠,温声安抚道:“小姑娘,我是这儿的片警,我叫谭大伟。你不要怕,好好交代,争取个态度加分。我先帮你把胶带撕下来。”

小说《娇花而已》 第9章 试读结束。

《娇花而已》网友点评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娇花而已》这本书读起来非常过瘾。作者何罗鱼鱼的笔力了得,他的描写让人感受到他丰富的文学知识和深厚的思考能力。主角裴舒白景初的性格鲜明,她的冷静和聪慧令人佩服。整个故事的情节紧凑而又扣人心弦,读者难以放下手中的书。《娇花而已》的框架定得非常不错,作者巧妙地安排了各个情节的关联和转折,使整个故事更加引人入胜。无论是设定还是剧情,都展现出了作者独特的创意和想象力。

奢望:作为一名喜欢都市生活小说的爱好者,我常常遇到两类问题:有些小说情节流转匆忙,感情线若有似无;而另一些则显得剧情矫揉造作,让人难以接受。然而,读完《娇花而已》,我发现这本书既没有流于俗套,又没有牺牲感情线来服务剧情。作者何罗鱼鱼在文笔上表现出色,流畅的叙述让人回味无穷。尤其是那些美好的小段子,如细水长流般温馨隽永,散发着令人陶醉的情感。我不禁要给它五颗星的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