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屋推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主角是周溪亭流春的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抖音热门小说

2023-05-04 16:17:38

这本小说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整个故事就像电影一样,小说主角是周溪亭流春,内容丰富,故事简介:偏偏回到侯府后,发现父母兄长待夺走她人生的江琼呵护有加,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她岂能不怨!……...

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

《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小说试读

夏日的天总是亮得格外早,西边的天空还挂着一轮弯弯的虚影,东边却已经是红彤彤的一大片,旭日从江面喷薄而出,将清波荡漾的江水染得金碧辉煌,这么大的一整个天空被分成两半,一边是朦朦胧胧的清冷,一边是瑰丽绚烂的艳丽。

在这金乌初升之际,永嘉府的码头上已经是热闹非凡,来往行商络绎不绝,有的船里装着沉重的货物,刚一停靠就有一群壮汉争相挤来。

周溪亭坐在临窗的小榻上,神情新奇地看着外面,薄薄的雾气自码头两侧的小摊上飘来,她轻轻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酸酸辣辣的味道。

流春端着热水从外面进来,伺候着周溪亭洗脸洗漱,上妆梳头,随后将早就熏好的衣裳拿了进来。

那是一件玉簪绿撒花襦裙,又挑出一枚累丝莲花青玉簪和一对赤金珍珠耳坠给她带上,系上一枚同色绣梅花纹荷包,旁边是一枚压裙角的云形环佩。

因为连日来的噩梦侵扰,她眼下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淡淡的青影,显得气色不如往日,流春便为她敷了一层薄薄的脂粉稍作掩饰。

等这一切弄好,流春满意地点点头:“姑娘真好看!”

这还真不是流春有意夸大,实际上周溪亭小得时候,就已经显出颜色不凡来,如今人长开了,更是桃羞杏让,人比花娇。

她五官精致鲜妍,仿若神明精雕细琢而成,眉如远山含黛,眼若秋波含情,鼻梁小巧挺直,嘴唇是非常健康的粉色,肌肤白皙如玉,吹弹可破,虽穿着打扮简单,头上只别了一只精巧的青玉簪,却也无法掩盖她出尘的气质。

这般容貌,说一句倾城绝色也不为过。

周溪亭看着妆奁镜中的自己,眼神有一刹那的恍惚。

她都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看过自己了,上一辈子,她一心都在与江琼争宠上,人也难免显得浮躁和阴郁。

大梦一场,或许是真的放下了,她整个人都开始沉稳柔和下来,原本被遮掩的容貌也变得耀眼起来。

都说相由心生,不外如是。

“瞧瞧,姑娘看自己都看呆了过去。”流春捂着唇打趣道。

周溪亭回过神来,脸上浮起羞赧的粉色,娇睨了流春一眼,说道:“你只管再说,我是要没脸见人了。”

*

小岙山占据地利之便,临近永嘉府,就在城外几里处,山上还修建了一座闻名于世的业云寺,据说是灵验的很,香火鼎盛,每日来往有不少香客,还有远在千里的信徒跋山涉水来此地参禅拜佛。

下了船后,周溪亭乘上一辆马车,坐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小岙山就到了。

因为每日来往香客的原因,小岙山下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市集,车夫将她们送到市集中,约定好下午来接的时间,就回去了。

周溪亭将脸颊边被风吹起的秀发别到耳后,抬头往小岙山上看去,山势不算很高,从山脚往上修有一条石阶,两侧是各种恣意伸展枝桠的大树,再往上,能隐约瞧见隐藏在绿树从中的杏黄的寺庙。

她们刚从马车上下来,就有轿夫前来询问,流春摆了摆手打发走轿夫,这才扶着周溪亭往山上去。

一同往山上走的人不少,除了像周溪亭这种纯粹去上香的,还有许多背着瓜果点心沿路叫卖的,孩童们笑嘻嘻地穿梭在人群中,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走在半山腰时,周溪亭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莹白的小脸染上诱人的粉色,她低头锤了锤绵软的双腿,和流春相互搀着去了旁边的石凳上坐下。

刚准备舒一口气,余光冷不丁瞧见两人拾阶走来。

打头的是一位穿着靛蓝色常服的男人,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流云纹滚边,衣角用金翠二线绣有繁复暗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他没有佩戴钗冠,深黑的头发披在背后,只上半部分用一条同色发带束起。

他应当是已过而立之年,剑眉凤目,鼻正唇薄,身上没有少年人的恣意执拗,而是给人一种温和儒雅的感觉,但这并不削减他的魅力,反而让他多了几分岁月沉淀的深邃,模糊了年龄。

他后面跟着一位面白无须,穿着灰色便服的中年男人,男人身体习惯性地微向前倾,像极了那些能够随时听候主子吩咐的仆从。

这是一主一仆。

周溪亭心里闪过这个想法,眼神不着痕迹地往后面那人看去,她总觉得这人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等要细想的时候又总是蒙着一层薄雾,让她如何也想不起来。

她苦恼的拧着眉头,对面两人已经走近了。

赵安荣早就发现了对面小姑娘偷看的眼神,见主子没有阻止,便笑着问道:“小姑娘,你总是看我作甚?”

偷看还被人抓住,周溪亭难免有些尴尬,红着脸小声解释道:“没、没有,我就是觉得您有些面善。”

虽然不清楚这两人的身份,但见他们就这般简单的站着,磅礴的气息便从身上轻泻而出,瞧着就不像普通人。

周溪亭不敢大意,说话间也不免带上了敬称。

“你是去过京城?”

赵安荣细细打量了眼对面的人,确定没在哪家官眷夫人身边见过她,难不成又是哪位大人想出来的小把戏?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心里对周溪亭的印象瞬间跌入谷底。

周溪亭不知道对面的人想到了什么,看她的眼神陡然冷了下来,她愣了一下,摇头说道:“没有,我之前一直生活在江宁。”

“江宁么......”赵安荣想了想,是一处离永嘉府有半个月路程的地方,“江宁好呀,气候温暖宜人,那里还盛产各种果子,蜜桔、脆李、肺果、荔枝、甜梅......人老了,都有些记不清了,小姑娘,我刚才没有说错吧?”

周溪亭点点头,又摇摇头,“您说得大致没错,只江宁府下半季还是偏冷的,并不适宜荔枝生长,结的果子也多是肉小味涩,栽种的人便也不多。”

赵安荣恍然笑道:“对对对,瞧我这脑子,这荔枝呀,最好的产地还是要看岭南,不止个大肉厚,还皮薄汁甜,说是荔枝里的翘楚也不为过。”

这不是记得挺清楚的么!

周溪亭在心里琢磨了一下,总算是品出他话里的试探,这是怀疑她不是江宁府的人呢。

她奇怪地扫了眼对面两人,耐着性子解释道:“这次出门是准备去京城的,不过我们坐的船要在码头停靠一日,所以就带着丫鬟出来走走了。”

赵安荣很轻易地察觉出对面小姑娘语气里的变化,不由在心里讪讪一笑,他也是没办法呀,谁让那些小姑娘不要命似的往他主子身上扑,他总得替主子把把关不是。

站在赵安荣身旁的男人抬起眼眸,简单问道:“为何进京?”

他的声音不大,却天然带着一种威严,仿佛说出口的一刹那就会落地成真,周溪亭下意识的从命回话:“因为我要去找我的亲生父母......”

话音出口的瞬间,她的身子紧绷了一瞬,又慢慢放松下来。

前世她从回京再到被远嫁渝阳,都是以的文阳侯府二姑娘的身份,这一刻她突然就想将一切说出来。

文阳侯府想要隐藏的秘密,她偏要将它们公布与众,说是不甘也好,愤恨也罢,她只知道,这一刻她全身血液都是沸腾的!

她似乎被分成了两部分,嘴巴在张张合合不停说着话,灵魂却飘到了半空,冷眼旁观着一切。

赵安荣自认也算是见惯风浪,还是被周溪亭口中曲折又离奇的身世吓了一跳,他吸了口冷气,再次确认道:“所以,你才是真正的文阳侯府的姑娘,现在文阳侯府的那位,是那什么周府的女儿?”

老天!堂堂侯府居然会让人将孩子掉包,他是该说侯府的奴才没用,还是侯府的主子没用!

周溪亭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语气郑重说道:“没错,我才是文阳侯府的姑娘。”

她像是在和对面两人说,又像是在和内心的那个自己说。

她才是文阳侯府的姑娘,她不是心思恶毒,她不是容不下江琼,她只是想要他们的不偏不倚!

对面两人明显惊愕了一刹,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得男人温和的声音响起:“你想见文阳侯吗?”

赵安荣闻言,就明白了主子的意思,便笑着对周溪亭说道:“姑娘若是想见,我们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周溪亭小小地抬起了一点点头,好奇地扫了眼对面两人。

之前她就猜到这两人身份应该不简单,如今听他们说起文阳侯时,也多是一种随意的态度,更觉他们身份不低,甚至应该要比文阳侯高出许多。

而且听他们的意思,文阳侯如今就在永嘉府?

周溪亭皱眉思索片刻,突然想起前世这个时候,正是御驾南巡回京的时间,文阳侯不就正好随行在列。

所以他们也是随行的官员?

不过她已经决定好,不会再过多奢求不属于自己的关心,见与不见于她都没有任何差别,更犯不上为此欠下一桩人情......

过了这么一会儿,她激愤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缓缓摇头说道:“多谢两位好意,左右这里离京城也就几日路程,倒不必急于一时。”

说完这句话,她就感觉到男人的目光缓缓落在了她脸上。

她不自在地抚了下耳边的秀发,眼见歇得差不多,也有了力气,就向两人提出告辞。

男人看了她一眼,点头应允了。

周溪亭在心里松了口气,屈了屈膝拉着流春离开。

她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因为刚才不管不顾的发泄,还是对着两个陌生人,她手心里一片濡湿。

原来将一切说出来也不是那么难的!

小说《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 第2章 周溪亭赵安荣隐藏的秘密 试读结束。

《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网友点评

猫性小仙女:辣椒只吃小米辣非常有才,故事性强,结构完整,人物个性十足,最关键的是可以看出作者是个很有情怀的人。

少女情怀诗:《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这是我迄今为止看过最好的古言重生文,非常好看!其实我现在已经很没有耐心看长文了,往往看了30%左右就不耐烦想弃了,看了这本才知道,不是我没耐心,是文不够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