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快手热推《乖,哥哥亲一下》小说主角江梨初周宴允在线阅读

乖,哥哥亲一下

乖,哥哥亲一下

作者:佚名

主角:江梨初周宴允

《乖,哥哥亲一下》这部小说构思不错,前呼后应,佚名文笔很好,思维活跃,江梨初周宴允是该书的主要人物,小说内容节选:“这就是从南城来的那个小姑娘啊?”柳岚的目光在江梨初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笑着说:“长得真水灵,是个美人胚子。”……...

乖,哥哥亲一下

《乖,哥哥亲一下》小说试读

“……”

“不信?”周宴允眯了眯眼,“为什么不信?”

这种事情,小姑娘不信,他好像也没办法去证明啊。

江梨初想了想,反问道:“哥哥,你数学这么好,读高中的时候,就没给女孩子补习过?”

“还真没有。”周宴允毫不犹豫,语气很肯定地回答。

顿了顿,他低沉的嗓音里掺了笑意,“找哥哥讲题的女孩子那么多,我怎么讲的过来?所以只好一视同仁,都不讲咯。”

江梨初:“……”

但这话,她倒是相信的,并不觉得他在自恋。

毕竟像周宴允这样的,读高中的时候就是天之骄子,长得好,学习好,家世好,那时候应该会有不少女孩子拿讲题当借口靠近他。

“好吧。”江梨初说:“哥哥,我的数学一时半会儿肯定还是跟不上……”

都不等她说完,男人挑了挑眉梢,语调还是一贯的慵懒,“放心,哥哥一直教你,教到你的数学成绩提高为止。”

“谢谢哥哥。”

闻言,男人一双桃花眼收敛,就连好看的眉头也皱起来,语气似乎不满,“成天谢来谢去的,跟哥哥客气什么?”

“也不是客气嘛。”江梨初歪着头,认真地说:“这不是基本的礼貌吗?”

周宴允一脸无奈,低低地叹息一声,“行,我们小梨初开心就行。”

停顿片刻。

“对了,去把你们的数学教材拿过来。”

江梨初乖乖地哦了一声,回房间,把数学课本拿了过来。

就见周宴允对着封面拍了个照,又收起来递给她,“好了。”

“哥哥,你拍照干什么?”

周宴允拍拍她的头,“别管了,反正是为了给你补数学。”

“哦哦。”

——

周一。

周宴允送完江梨初去上学,自己去了一趟书店。

他自己上午也有一节选修课,于是去了学校。

到教室的时候,两个室友在后排叫他,“老周,我们在这边,给你占了位置。”

周宴允的两个室友,一个叫鲍富,家里的确是暴发户,他本人也走浮夸风,脖子上常年带着一根金链子,最爱花衬衫。

另一个叫李智,虽然名字看起来很聪明,但他长了一张看起来不太聪明的脸,胖乎乎,还傻乎乎的样子。

当然,只是看起来不太聪明而已,不然也考不上北宜大学。

“你们两个来这么早?”周宴允走过去坐下,把手里新买的教材和笔记本放在桌子上。

鲍富勾住他的肩膀,“不是我们早,是你太晚了啊老周,要不你还住到学校来呗,上课多方便。”

周宴允不习惯跟人肢体接触,把他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

鲍富也知道他的性子,并不生气。

“说什么呢。”李智挤了挤眼,“你忘啦?人家老周家里养了一个小姑娘,住校了怎么照顾妹妹。”

周宴允懒得搭理他们,恰好上课铃响,他拿着笔,安安静静地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这种选修课,认真听课的没几个。

周宴允平时也是一样,不是打游戏就是睡觉。

所以看他趴在桌子上写东西,两个室友都惊呆了。

鲍富凑过来看了一眼,“老周,你写什么呢?这么用功?”

“**,高中的数学教材?”李智看到他放在桌上的书和笔记本,“不是老周,你这是无聊到什么程度了?竟然在看高中数学,还写这么详细的笔记和例题?”

周宴允这才抬起眼皮,懒懒散散地看他们一眼,慢腾腾地说:“你们不懂。”

“那你告诉我们,我们不就懂了?”

男人挑了挑眉梢,开口说话时,语气里明显带了炫耀成分,“我家里这不是有个小姑娘吗?她数学不好,我得教她。”

“……”

他也不去看两个室友无语的表情,自顾自地说着:

“你们家里没有小姑娘,当然不懂。”

“……”

顿了顿,就听到周宴允又补一句,“哦,改天,带我家小姑娘和你们见见,不过——”

“别高兴的太早,我是不会允许她叫你们哥哥的。”

鲍富和李智:“???”

第20章破例

之后,每天放学吃过晚饭,周宴允都会给江梨初补会儿数学。

遇上周末,补习花费的时间会更长。

但他讲的的确很好,江梨初她们班数学老师的进度很快,她有时候不太能跟上。

她在课上没听懂的,经过周宴允的讲解,还有他整理的笔记,她竟然能很快理解。

后来周宴允给她补习的进度,甚至超过他们班数学老师的进度,这样一来,江梨初上数学课的时候就轻松了许多。

转眼便到了第二次月考。

数学成绩依旧是最后一门出来的。

课代表在下面发试卷,数学老师在讲台上道:“这次咱们班有几个同学的成绩进步都不小,尤其是江梨初同学,数学成绩比上次整整高了四十分。”

恰好江梨初的试卷发到手里,101分,果然提高了40分。

其实看分数的话,这只是恢复了她以前的水平。

不过启明中学出的题比她以前学校的难多了,所以这样看来,她的数学在周宴允的补习下,的确有进步。

“初宝,你也太厉害了,一个月的时间诶,竟然提了四十分。”周恬凑过来看她的试卷,笑着道:“我也进步了,这回20,提高了四分。”

江梨初眨眨眼睛,“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听季修然讲?”

毕竟周恬上次16分,越是小基数的分数,才越容易提高。

“害,那么大一个帅哥盯着我做题,我当然,就听的没那么认真。”周恬理直气壮地道。

江梨初无法反驳,毕竟周宴允刚开始给她补习的时候,她也忍不住想点儿乱七八糟的,就导致有时候一道题他要讲好几遍她才懂。

还是到了后来,她才慢慢地进入状态了。

江梨初有点担心地看着她,“那你怎么办?我看你其他成绩也不是特别拔尖。”

江梨初的其他科成绩都挺可以,尤其语文和英语,都是拔尖级别的了,只有数学拖后腿。

但周恬没什么拔尖的科目,其他科虽然没数学这么差,但也只能算中等偏下水平。

“没事的啦。”周恬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大大咧咧地道:“那我就继续缠着季修然给我补习呗。”

闻言,江梨初神色一顿。

也不知道周宴允还会不会给她继续补习。

不过,满分150,她也才考101,还是有理由让他继续补习的吧?

这样,每天就可以跟他多待一会儿。

江梨初正走神,坐在她身后的女生突然戳了戳她的后背。

她转身过去:“刘莹,怎么了?”

“江梨初,你一个月就进步这么大,是不是找了家教啊?”

“我想问问你在哪里找的家教啊?能不能把他介绍给我?我妈也给我找了家教,但是没什么效果。”

还不等江梨初回答,周恬就忍不住笑出声,道:“初宝那个家教可是神仙,不会轻易下凡的。”

“嗯,不好意思啊,是我的一个哥哥教我的。”江梨初说:“他应该不愿意去做家教。”

她还记得她提出要不要让周恬也一起补习的时候,周宴允说的话——

你是怕有你一个还不够哥哥头疼?

周恬还是他的侄女呢,他都不想教。

更不要说别人了。

刘莹啊了一声,还在争取,“价格可以谈的,哪怕是双倍或者三倍价格,你能不能帮忙问问你哥哥啊?”

“这……”江梨初有点为难,“那我回去问问他吧。”

虽然,周宴允看起来也不缺钱的样子。

但都是同学,江梨初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反正问问也没没什么。

刘莹:“谢谢你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江梨初迫不及待拿着手机给周宴允发了自己这次月考的数学成绩。

周宴允很快回复:

[啧,我们小梨初真棒。]

得到他的一句肯定,江梨初能开心很久。

下午放学,周宴允开车过来接她。

江梨初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见车上放了个小蛋糕。

“哥哥,怎么有个小蛋糕?”江梨初隐隐觉得这是买给她的,但又怕是自己自作多情,还是问了一句。

闻言,驾驶座上的男人偏过头来,那双桃花眼里落了碎光,很亮,又有种别致的温柔,“当然是买给我们小梨初的。”

“可我的生日还没到啊。”江梨初把蛋糕提在手上,自己坐了下来。

男人低笑一声,“不过生日就不能吃蛋糕了?”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

“奖励你成绩进步。”

江梨初哦了一声,弯了弯眼睛,“谢谢哥哥,它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嗯。”周宴允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提醒一句,“回家再吃,不然有味道。”

江梨初本来还想拆开吃呢,听到这话,脑袋就耷拉下来,声音也不自觉放低了,“好吧。”

周宴允确实是有点洁癖在的,也从来没见他在车里吃过东西。

他车上放了很清淡的车载香薰,类似于薄荷加柠檬的味道,每次上来都很清新好闻。

听出小姑娘语气突然低落,周宴允侧眸看了她一眼。

就见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手里的小蛋糕。

他甚至怀疑,这小鬼会不会流口水。

叹了口气,周宴允终归是破例了。

“啧。”他语气无奈又宠溺,嗓音低沉,“吃吧。”

江梨初猛地抬起头,连眼睛都是亮亮的,“真的可以吗哥哥?”

“嗯。”周宴允被小姑娘这样的反应逗笑了,“就这么迫不及待?”

江梨初拆着蛋糕盒,头也没抬,“也不是,就是有点饿。”

“饿?”周宴允想到什么,突然问:“每天放学都饿?”

江梨初几乎脱口而出,“当然啊。”

这话一落,又觉得有点囧,怕他觉得自己好像很能吃的样子,她挠了挠头,“哥哥,毕竟我还在长身体嘛,饿的快不是很正常吗?”

怕这个理由不能让人信服,她又补充一句,“而且吃过午饭,下午一直在上课,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呢,当然饿的快。”

“嗯。”周宴允也没笑她,反而赞同地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

第21章怎么傻乎乎的?

到家以后,晚饭张姨还没做好,江梨初就说了说刘莹想找家教的事情。

说完后,她还补充道:“哥哥,我那个同学说了,价格不是问题,两倍三倍都可以……你想去吗?”

“江梨初。”

男人突然全名全姓地叫她,脸上还是懒懒散散的表情,那双桃花眼也含了细碎笑意,拖腔带调地道:“你是觉得哥哥养不起你了?”

“没有啊。”江梨初连忙摇了摇头。

她就是象征性地帮同学问一下,没有真的想让他去做家教。

周宴允伸手,轻轻弹了弹她的脑门,语气有点不满,“那你还给哥哥介绍家教?”

“哥哥,我这不是介绍,我就是帮我同学问一下,因为她觉得我的成绩提高明显嘛,就也想找你补习。”江梨初解释。

周宴允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忽然低笑一声,“哥哥可不是谁都补习的。”

“嗯嗯,毕竟哥哥,你是神仙,神仙哪里那么容易下凡。”江梨初弯了弯唇角,笑的乖乖的,用了周恬今天形容他的话。

闻言,男人挑挑眉,“啧,原来哥哥在小梨初心里地位这么高。”

“那当然啊。”大概是今天成绩进步了开心,小姑娘说话特别讨人喜欢。

周宴允也被她哄得很开心,“不过,哥哥如果真的是神仙,也愿意为了小梨初下凡。”

江梨初心尖一颤。

知道他说的还是补习的意思,但心里就是不受控制的,欢喜蔓延。

“那哥哥,我这次数学考了101,也没那么差了,以后你还给我补数学吗?”

问完,江梨初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男人的表情。

直到他嗯了一声,挑着眉梢,“满分150,你的目标就101?”

“那当然不是,我还想继续提高。”

周宴允笑,桃花眼里温柔潋滟,“那哥哥当然也要继续给你补习。”

江梨初才松了一口气。

这天晚上,江梨初洗漱完上床的时候,忍不住回想起周宴允说的话。

“哥哥如果真的是神仙,也愿意为了小梨初下凡。”

她忍不住在床上打了个滚。

一夜好梦。

——

第二天下午放学,周宴允也有课,所以过来的慢了点。

等他把车停好,江梨初拉开副驾驶上车,系好安全带。

周宴允却没有立刻发动车子,而是伸手,指了指副驾驶前面的储物盒,低声道:“打开看看。”

“嗯?”江梨初一脸疑惑地打开储物盒,意外地看到,里面放了很多零食。

有小袋装的面包、薯片,饼干、肉脯之类的,还有酸奶。

江梨初之前也好奇地打开过这个储物盒,周宴允是从来不在这里面放东西的。

她突然想到昨天放学,她吃小蛋糕时,周宴允问了她,是不是每天放学都很饿,她回答当然啊。

今天,储物盒里就多了这些小零食。

很难不动容。

虽然他可能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孩子。

但她脑子里,还是控制不住去幻想别的东西。

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漂亮的手,随意地把她头发揉乱,声音懒散低沉,“发什么呆?”

江梨初这才回过神来。

“哥哥,这是你给我准备的吗?”她侧头看他,一双杏眼明亮又灵动。

周宴允嗯了一声,屈着手指敲敲她的脑门,唇角有笑意,“不然呢?”

“谁让某个小朋友昨天说每次放学都会饿,哥哥这不是怕她饿坏了?”

江梨初眨眨眼,“谢谢哥哥,那,那我可以在车里吃吗?”

“怎么傻乎乎的?”周宴允掩唇笑了声,“不让你在车里吃,哥哥准备这些干什么?”

江梨初尴尬地挠了挠头,“呃,脑子一时没转过来弯。”

她还真的有点饿,拿了一小包薯片拆开吃。

周宴允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侧头看了她一眼。

小姑娘吃东西的时候,腮帮子鼓鼓的,可能怕发出声音,嚼动的很慢很轻。

周宴允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唇角忍不住扬起了弧度。

这个薯片很好吃,江梨初正吃的满足,注意到男人投过来的视线,下意识看过去。

“哥哥,你要吃吗?”她只是礼貌性地问一句,毕竟周宴允似乎不怎么吃零食。

每次去超市他也没给自己买过零食,都是江梨初挑,买回家也没见他吃过。

没想到男人竟然嗯了一声,“给哥哥吃一片。”

“……”

看他双手还扶在方向盘上,江梨初一愣,他的意思是让自己喂他吗?

“怎么?”周宴允开着车,偏头看她一眼,好笑道:“不舍得给哥哥吃啊?”

江梨初连忙摇摇头,“当然不是!”

话落,她飞快地拿了一片薯片,递到周宴允嘴边。

他张嘴咬住吃进嘴里,笑着评价,“味道确实不错,怪不得小梨初不舍得给哥哥吃。”

“……”

“都说了不是。”江梨初声音闷闷的。

周宴允也没再深究这个话题,而是仔细地嘱咐着她:“以后哥哥都帮你准备小零食,但是你不能当饭吃,放学了稍微垫下肚子,回家了还是要好好吃晚饭。”

他的语调缓慢,低沉,听起来很有耐心。

末了,又问一句:“知道了吗?”

“知道了,哥哥。”江梨初乖乖回答。

周宴允嗯了一声,对她的反应似乎很满意,嗓音低低的说了一个字,“乖。”

这字落在人心上,带了一种别样的宠溺。

“哥哥,我小时候想象的爸爸的样子。”江梨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突然就想到这一茬,“就是你这样的。”

周宴允:“???”

江梨初也是说完以后,才觉得这话……好像有一点不对劲?

但江梨初小时候想象的爸爸,就是这样把她当掌上明珠,仔细地呵护着,细心又有耐心。

反正就很像周宴允对她的这样。

车厢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就在江梨初想着怎么能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开车的男人,幽幽地开了口,“哥哥的年纪,也没到当你爸爸那么老吧?”

“……”

“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江梨初语气弱弱地道:“我不是说你的年纪像我爸爸,就是觉得你对我很好,跟我想象中的爸爸一个样子。”

周宴允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妥协了,“行,爸爸就爸爸吧,至少知道哥哥对你好。”

“……”

第22章小姑娘会对他发脾气了

周宴允给江梨初的数学补习继续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到了期中考试。

江梨初这回数学考了120分,比第二次月考又进步了快二十分。

虽然没有上次进步大,但是成绩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越往上越难进步,所以她很满意了。

把成绩发给周宴允,他回了一行字:

[我们小梨初越来越厉害了,想要什么奖励?]

江梨初:[哥哥,我得想想。]

下午放学的时候,接到了周宴允的电话。

“小梨初。”男人的嗓音一如既往地慵懒,“放学了吧?”

他那边似乎在上体育课,闹哄哄的,能听到篮球声和喝彩声。

江梨初嗯了一声,“怎么了吗哥哥?”

“哥哥晚上有一门选修课,回家吃晚饭再赶过来,不太来得及。”

“你要不要来哥哥学校吃晚饭,陪哥哥上完课,我们一起回去?”

以前也不是没让小姑娘自己坐公交回家过,但前两天,他刚看了一个新闻,一个女孩子在公交车上被猥琐男乱摸。

现在就不太放心,虽然这种概率很小,但还是怕他家小姑娘遇到。

江梨初想了一会儿,“哥哥,我真的可以陪你一起上课?老师不会说吗?”

她看周宴允平时的上课时间也知道,大学的课排的并没有那么规律,特别是一些选修课。

所以对他现在突然多出来一门晚上上的选修课并不奇怪。

“放心,几百人的选修课,有人也经常带男女朋友去上,老师根本不会管。”周宴允淡淡解释。

顿了顿,“你要是不想去,想自己先回去的话,公交车和打车都不安全,哥哥叫个朋友过去送你回家。”

就像知道他养了一个小姑娘一样,现在新闻啊,短视频啊,经常给他推送一些女孩子坐车或者干什么遇害的新闻。

弄的他成天不放心。

“哥哥,我还是陪你一起上课吧。”江梨初软声道:“我还没去过你们学校呢。”

虽然两人学校离得近,但每次放学周宴允都过来接她,她还没进过北宜大学。

她想进去看看,去尝尝他们学校餐厅的饭,看看他上课的教室是什么样子。

周宴允本来就是这样想的,于是道:“好,哥哥还有五分钟下课,你现在从我们学校小西门进来,先自己乖乖在长椅上坐一会儿,哥哥过去接你。”

“知道了。”

启明中学的大门,跟北宜大学的小西门离得很近。

江梨初背着书包出了校门,往北宜大学的小西门走去。

可能怕两个室友真的把小姑娘逗哭,最后周宴允拉着她,找了别的位置坐下。

“他们两个逗你玩。”坐好后,周宴允揉揉她的脑袋,温声说:“别放心上。”

偏偏江梨初还真的放在了心上。

周宴允的两个室友说,他经常炫耀?

虽然,他可能只是炫耀自己有了个妹妹。

还有……她倒是希望,他抱着给他自己养媳妇的心态……

可周宴允心思干净的很,只把她当妹妹。

想到这里,江梨初鼻尖有点酸酸的。

等她长大了,一定要告诉他,她不想当她妹妹。

正走神,男人微凉的手指敲上了她的脑门,“啧,委屈了?”

“嗯?”江梨初一时没反应过来,脸色茫然。

就见周宴允凑过来,离她近了一些,嗓音低沉温柔,像带着某种蛊惑,“那哥哥哄哄你?”

“……”

“不用!”江梨初感觉自己的脸又烫了,立马跟他拉开距离,“我刚才只是在想事情。”

周宴允似乎是不相信,挑了挑眉,长长地哦了一声,“想什么事情?”

“想……想想给小狗取个什么名字。”江梨初脑袋运转速度非常快,很快就说出一个合理答案。

周宴允点点头,“那小梨初想到什么名字了?”

“嗯……它看起来毛绒绒软乎乎的。”江梨初眨眨眼睛,“就像一团棉花糖,要不就叫棉花糖吧?”

周宴允似乎觉得这个名字好玩,忍不住笑了一声,“可以。”

顿了顿。

“看来我们小梨初真是个小吃货。”

江梨初:“……”

这节选修课是电影鉴赏课,老师只简单说了几句,就放了一部西方的老电影看。

江梨初还是第一次上大学的这种课,加上还是陪周宴允一起,就看的很认真。

倒是周宴允,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在玩。

“哥哥,你怎么不看?”江梨初偏头看他,皱着眉问。

周宴允往椅背上一靠,声音懒洋洋的,“没意思。”

江梨初慢吞吞地说:“刚才你们老师不是说,看完电影要写观后感,作为这门课的一次作业。哥哥,你不看,怎么写作业?”

“那……小梨初看完了给哥哥讲讲?”男人似笑非笑地问。

江梨初立马摇头,“我不要,你自己看。”

“噗。”周宴允伸手,敲了敲她的脑门,“想让哥哥陪你一起看电影就直说,拐弯抹角地干什么?”

被戳穿了小心思,江梨初耳根顿时发红,但又怕他看出自己这小心思背后的原因,连忙别过头去,“我才没有。”

“别扭的小姑娘。”周宴允揉揉她的脑袋,轻笑一声,“哥哥陪你看就是了。”

闻言,江梨初偷瞄他一眼。

就见他真的收起了手机,专心致志地看起老师放的电影。

她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下课后,两个人到小奶狗待的地方。

小狗崽卧在小窝里,看样子在睡觉。

狗狗的听觉很灵敏,听到两人的脚步声,小奶狗就醒了。

大概是校园里的学生们对它很好,小奶狗很亲人,哼哼唧唧地起身围着两人腿边打转。

江梨初蹲下身,把小奶狗抱到怀里,“我带你回家好不好?以后你就叫棉花糖,我和哥哥会好好养你的。”

小奶狗发出奶呼呼的叫声,像是在回应。

看到这一幕,周宴允心里一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走吧?”

“等一下。”江梨初起身,她怀里抱着小狗,软声道:“哥哥,你把我书包拉开,拿一张纸和笔出来。”

周宴允按照她说的做,低低地问:“小梨初要做什么?”

“哥哥,我们留一张纸条在这儿吧。”江梨初眨眨眼睛,“不然其他人过来喂小狗,看到它不见了可能会担心。”

周宴允神色一顿,笑了声,“还是我们小梨初想的周到,哥哥都没想到。”

“那哥哥,你写吧。”江梨初歪着头想了想,“就告知一下我们把小狗带回家领养了就好了。”

周宴允拿着纸和笔,挑了挑眉梢,“哥哥不知道怎么写,要不你来写?”

“……”

“好吧,我想一下怎么写。”

江梨初想了一会儿,便接过纸和笔,就着旁边的台阶写起来。

等她写完,周宴允拿过来看了看。

她是以小狗的口吻写的。

大概是觉得好玩,男人那双桃花眼笑的潋滟深邃,还缓缓地念出声来:

“哥哥姐姐们,我是你们经常喂养的小狗崽,谢谢你们把我照顾的这么好~”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从今天起我就有家啦,没错,我被领养啦,他们还给我取了个名字,叫棉花糖。”

“他们说以后会好好养我,你们放心,我以后会很幸福的~”

小姑娘还在下面画了一只小狗崽发射爱心的简笔画。

周宴允的声音很好听,总透着一股懒散,低沉又有质感。

这种声音念着充满童趣的文字,竟然毫无违和感。

念完以后,他挑了挑眉梢,评价道:“写的不错。”

“真的吗?”江梨初笑的眼睛弯起来,“我就是觉得用小狗的口吻比较有趣。”

周宴允嗯了一声,把这张纸对折了一下,还找了块石头压在旁边,这才领着江梨初离开。

回家的路上,刚好经过一家宠物用品店,周宴允停了车。

小说《乖,哥哥亲一下》 咬一口小月亮第15章 试读结束。

《乖,哥哥亲一下》网友点评

百思不得你姐:习惯一本书慢慢看,试过一本书看一年多的,因为很难找到好书。虽然才看到二十多章,依然感觉到大纲构思细腻,内容精彩,清楚连贯,伏笔连连,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各自安好:怎么说呢《乖,哥哥亲一下》是我最记忆犹新的一篇都市言情小说,很让人有带入感。但是很想说的是很多作者都会陷入一个灵感缺乏期,让作品一些内容显得重复。不过还是要感谢佚名…是他让我感到都市言情小说的魅力!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175562.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