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林浅纪司明小说结局

相亲现场遇老板

相亲现场遇老板

作者:林浅

主角:林浅纪司明

林浅纪司明作为主角的现代甜宠小说《相亲现场遇老板》,目前正在抖音火热推广中,知名作者“林浅”的最新原创作品,讲述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内容梗概:看我没反应,纪司明有些心里没底:「我就知道说出来会吓到你。林浅,我不是故意要隐瞒这么久的,我只是想一步一步慢慢来,但是……...

相亲现场遇老板

《相亲现场遇老板》小说试读

这件事说起来还真的复杂,其实我高中时对余弋阳并不像大家所认知的那样,爱慕他。

我性子冷,没啥朋友,那时候只有许梦瑶常常来找我,我看她热情,就不抗拒和她一起走。

但是许梦瑶天天和我提余弋阳,说大家都觉得我和余弋阳般配,鼓动我去追余弋阳,说如果我去追一定能成功。

余弋阳打球,她非拉着我去看,余弋阳参加哪个社团活动,她问都不问就替我报名,有人给余弋阳写情书,她也写,落笔还非写我名字!

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传我喜欢余弋阳。

那时候我对余弋阳的印象还只是我是年级第一,而他是年级第二。

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所以也没想过要澄清,和余弋阳的几次单独交集,也不过是在校门口碰到他从他家司机……哦不,他爸开的车里下来,我礼貌性地微笑点头罢了。

唯一一次算是有点交集,是那天高考完下了雨,我站在校门口,他爸也早就停车在那里等他出来,许是看到我没有伞,他爸好心给我送过来了一把伞。

我后来为了把伞还给他,在高考后的毕业晚会上特地去找他,然而我什么话还没来得及说,刚递给他的那把伞里竟然掉出来了一封情书。

而在许梦瑶和付琳他们的起哄之下,一封不是出自我手的情书被众人传阅。

于是,我被迫变成了余弋阳的爱慕者。

当然,这不是最尴尬的,最尴尬的是,余弋阳听完众人高声念出来的情书后,一脸惶恐:「林浅,你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敢接受,会死的。」

这番回应,后来被大家一传一地解读,就变成了我猛烈追求余弋阳,把余弋阳给吓到了。

所以,毕业多年,关于我的「告白事件」还是很出名。

……

余弋阳和许梦瑶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但梁度一个劲儿地追问我和余弋阳的关系,我有些烦。

匆匆吃完就回公司了。

纪司明还没回来,直到下班我也没见到他。

和兰欣雅谈合作要去那么久吗?

心情莫名不舒服。

从来不知道我性格还能这么别扭和反复无常。

回到家还被自家老妈一个劲儿地追问和纪司明的进展。

「我和他妈商量过了,今年年底就举办婚礼怎么样?正好新年也热闹!」

「妈,我真的没有怀孕,和我老板也没有其他关系,你就别添乱了好吗?」

人家今天根本没搭理我。

「没有关系你睡人家家里!」

「真就是误会!」

「好啊,既然是误会,那你就给我去相亲!今年你必须给我嫁出去!」

在被我妈烦了几天之后,我连夜离家出走。

跑我发小家住去了,真的不想听她念咒了。

「所以说,人不能太优秀,不然容易招恨,你看看高中时的人缘?」

闻言我故作害羞:「我很优秀吗?」

发小嘴角抽了抽:「……也不能这么说吧,主要是你长得还行,成绩也还行的同时你脸还臭,所以看着很惹人讨厌。」

「……」

「我看你一直在看手机,等谁消息呢?」

「没有。」

我心虚地收回手机。

纪司明是个工作狂我一直都知道的。

自从和兰欣雅的公司达成合作以后,他一连好几天忙得不可开交。

他好像忘了我和他之前发生的那段小插曲,自那天我从他家跑后至今,他提都没提过那件事。

……

「我们老板也太会谈判了,兰氏集团竟然愿意让利十个百分点!」

「唉,十个百分点算什么,估计啊这是两家要联姻成一家人了。」

出去泡咖啡的时候,有几个员工在大声八卦,我被迫多听了几句。

老实说那天在餐厅,纪司明让我假扮他女朋友装怀孕气走兰欣雅时,我还以为他和兰氏集团的合作要凉了,谁承想,如今不仅不凉,竟然还合作了,而兰欣雅还大方让利?

这不合理啊。

难不成两人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又和好了?

那我之前做的那些有什么意义?

这样看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林浅姐,你咖啡满出来了。」

有员工提醒我才回过神来。

心不在焉地回到秘书室,刚入座,纪司明走到我工位上。

敲了几下我才回神。

「想什么呢?叫你老半天。」

我站起身,态度端正:「抱歉老板,您有什么吩咐吗?」

他愣了一下:「……你不用这样和我说话,坐下说。」

我没听:「您有什么吩咐吗?」

他轻咳了一声:「你今晚有时间吗?」

周围大家都默默看过来。

「是有什么工作要做吗?」

「不是,是我要请你吃饭。」顿了顿,「犒劳你。」

「不用了老板,为公司工作是应该的。」

哪有老板单独请某个员工吃饭的?

以前没觉得怎么样,能白吃傻子才拒绝,但是现在,我不喜欢这种会引人误会的行为。

「其实主要是,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老板有什么话可以现在说,我今晚要搬家,真没空。」

「搬家?」他惊讶,「你要搬去哪里?」

「这是我的私事了老板。」

还不都是因为我妈最近天天追问我和纪司明的进度,我被烦得不行,所以才决定搬出来清净一段时间。

但这还是我25年来,头一回自己单独出来住,其实还有些小期待和兴奋。

我没有多少行李,八点之前就整理好了我的新窝。

然而在我去附近便利店买日用品时,却碰到了余弋阳。

本不想搭理他,但是他却叫住了我:「好巧,林浅,你怎么在这儿?」

虽然最近大家都在群里嘲讽笑话他假装富二代,而我这些年也因为他,被当成笑话很多年,但事实上,余弋阳并没有对我做过什么坏事。

「我住这儿附近。」

「好巧,我也是。不过之前没见到你,你是刚搬来的?」

「嗯,我今晚才搬来的。」

说话间,我已经付完了款,连收银员为了不给零钱往我袋子里塞了个小东西我都没注意到。

本想和余弋阳道别,但是他异常热情地跟出来,非要帮我拎袋子。

我拧不过他,只好松手。

「这么晚了,你刚来,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一个人走夜路,我送你。」

我没拒绝,爱送就送吧。

两人并排走着,到达楼下时他突然开口:「其实当年,我不是故意要拒绝你的。知道你喜欢我,我很开心。」

我皱眉,突然提这茬儿做什么?

「你如今也知道了我是纪司明家司机的儿子,那我也就不隐瞒你了,我从小到大都活在纪司明的阴影之下,他是高高在上的主人家的儿子,而我,只是一个佣人的孩子,我努力读书,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挺忙的,要不你直接说重点吧。」

他面露一丝尴尬,轻咳了一声:「其实我是想说,我当年之所以拒绝你,是因为纪司明威胁我,如果我敢接受,那他就会辞退我父亲,并且让我毕不了业。他之前早就知道我有大学之后出国留学的打算,所以如果我接受你,那他会搅黄我的出国计划。」

「你接不接受我,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要威胁你?」

我不理解,并且大为震撼他的离谱理由。

「之前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知道了,因为他看上了你,所以才利用权势威胁我。」

我皱眉,我高中都不认识纪司明。

「我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纪司明这个人不怎么样,你现在和他在一起,得小心点,别吃了亏。」

懂了,挑拨离间来了。

可惜了,如意算盘打错了,我和纪司明只是上下级,根本不是情侣。

打发走余弋阳,我刚要上楼,转眼就看到不远处的阴暗处有一道身影,吓我一大跳!

幸好他及时出声:「你还对他余情未了?」

是纪司明。

「你吓死我了。」

他阴沉着脸走到我跟前:「所以你今晚拒绝我,就是为了和他一起?」

这是什么推论?

「老板怎么会在这儿?」

「我让我妈问了你妈。」

「老板特地来这儿有事吗?」

他皱眉:「都下班了,别这么叫我。」

我一本正经:「下班了你还是我老板。」

他上下打量我,直把我给看得浑身不对劲:「怎……怎么了?」

「你最近怎么回事,说话这么见外,对我有意见?」

我心虚,转身上楼:「我哪敢对老板有意见,时间不早了,慢走不送。」

我没想到他会追上来,吓得我拔腿就跑,但他也特别执着,跟着我一起跑。

大晚上的,两个人电梯不走,一前一后跑楼梯,让人看见了铁定吓死!

到最后,我累得靠在家门口的墙边上,便利店里买来的东西落在地上,撒得满地都是。

「你到底要干嘛呀?」

他扫了眼地上的东西,刚要收回视线,不知看到了什么,他目光一顿。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我也愣住。

这……我没买这玩意儿啊?

望见他脸色慢慢地凝重,我莫名心慌,慌乱收拾好东西起身:「估计结账的时候,拿错了……」

我打开身后的门,刚要进去,却不想被他抵住门:「我是你老板,我都到你家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他脸上阴沉得似暴风雨来临,我不敢拒绝,给他让道:「我今晚刚搬过来,家里没什么吃的,你要喝的话,只有纯净水。」

他走进门,随意打量了一下空旷的客厅:「余弋阳也住这儿,你搬来这儿是为了他?」

怎么又提到他?

「我事先不知道他住这儿。」

「既然如此,那你换个地方住,我找人替你搬家。」

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眼神非常认真。

不知怎么的,我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余弋阳跟我说的那件事。

鬼使神差地,我脱口而出:「余弋阳说当年他拒绝我,是受你胁迫?」

他愣了一下,后挑眉:「是又怎样?」

我没想到他竟然想也不想就承认,一时语塞。

「其实说威胁倒也算不上,我不过是跟他说如果他拒绝你,我就资助他出国罢了。最后他在你和出国留学之间选择了出国留学,这可怪不得我。」

嗯?和余弋阳的版本不太一样。

「你现在是在为了他质问我?你在怪我破坏了你的姻缘?」

他缓缓走到我跟前,眸中带着不悦,我心慌地后退了一步。

不小心撞到身后的架子,踉跄了一下,刚收拾好的袋子又散了一地。

那小盒子格外亮眼地再次进入我们的视线。

我下意识抬头看向他,却一眼望进他深不见底的深邃眸子。

要死,怎么光是对视,心就跳得很快……

害怕他听到我的心跳声,我脑子一抽脱口而出:「这东西我也用不上,不如就送你吧。」

话落空气中是尴尬的沉默。

一秒,两秒……

他悠悠捡起那烫手山芋,走到我面前:「既然你诚心送我,那总得亲自验收一下效果吧?」

「……」

「怎么?」

我紧张的心跳声,在静得诡谲的气氛下,异常清晰。

「这……这可不兴验收啊……」

我咽了咽口水,抬头与他对视着。

良久,在我以为他要进一步咄咄逼人的时候,他话题一转:「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然后走了。

顺便还带走了那小盒子。

我看着禁闭的房门,竟然还有点失落。

我鄙视自己。

第二天一早,我刚准备去上班,在楼下正好撞见准备搬走的余弋阳。

他见到我,愤恨地瞪着我:「好意劝你,你不听就算了,竟然还叫他把我赶走,林浅,你可真狠!」

我不解。

没头没尾的话,说什么呢。

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走。

周末,我和发小去逛街的时候,正在一家店里挑选衣服,好巧不巧,许梦瑶和付琳来了,存心找茬儿似的,我们看中一件,她们就非要买一件,气得发小撸起袖子就要和她们干架。

「买不起就别进来啊,像个泼妇一样做什么?」许梦瑶嘲讽。

付琳也开口:「林浅,我后来可听说了纪司明是有未婚妻的,人家未婚妻是兰氏集团的千金!你这种山鸡就别妄想嫁入豪门了!」

话说得一句比一句难听,发小想骂回去,但都被我给拦住了。

我拉着她往外走。

然而我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纪司明,而他身边还跟着兰欣雅。

他们两个这个时候出现,仿佛是在打我脸。

果然付琳她们嘲笑声更大了。

纪司明走到我面前:「怎么了?」

看了眼许梦瑶和付琳她们,猜到了什么:「有人欺负你?」

他抬手刚要故作亲昵摸我的头,却被我低着头避开。

他脸色僵硬了一下。

付琳走上前质问:「纪总,听说您未婚妻是兰氏集团的千金,请问这是真的吗?」

纪司明还没说话,兰欣雅先惊讶:「我什么时候是纪司明你的未婚妻了,我怎么不知道?」

这话一出,许梦瑶和付琳一愣:「你就是兰欣雅?」

兰欣雅笑了一声,后讽刺地看着她们:「你们算哪根葱也敢到处散播谣言?」

「可大家都说,怎么能说是我们散播谣言……」

大家都说?

纪司明愣了一下,似是惊讶。

看了眼默不作声的我,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一时有些懊恼。

「我们谈谈。」

他突然拉起我的手就走。

发小担心,正要追上来,却被兰欣雅拉住:「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人小两口闹别扭呢。」

发小看着兰欣雅:「你真不是纪总未婚妻吗?」

兰欣雅哭笑不得:「我当然不是啊!」

……

「你要和我谈什么?」

「我有错。」

嗯?

「之前我骗了你,其实欣雅不是我的爱慕者,更不是我的未婚妻,事实上,她和我还是有点血缘关系的。她妈和我妈是表姐妹。」

信息量太大,我有点蒙:「那你之前……」

「我之前和她打赌,谁最后一个脱单就要在两家公司的合作项目上让利十个百分点。」

「……」

原来那时候兰欣雅听说我「怀孕」,表情那么差是因为自己要亏钱了所以才?

所以我不是小丑,我是纯纯工具人。

「老板你没必要和我说这些。」

发小还在等我,我转身就走。

他在身后喊:「但其实还有一个主要原因!」

我回头,他清亮的眸子专注地注视着我。

「七年,我幻想过无数种场景,我要如何郑重地对你说出那句话,但绝不是今天,在这商场里,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

他说着还有些懊恼。

然而我想,我猜到了那句话。

余弋阳说过,他喜欢我。

果然。

「我喜欢你。」

心里的声音和他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我抬头,迎视着那对目光,也不动,也不说话。

只觉得心跳在加速,呼吸在加重,血液的运行在加快。

纪司明他说他喜欢我。

认识这么多年了,其实我也不是没有胡思乱想过他有没有喜欢我的可能,但我从不敢奢望是真的。

可如今他,他真的坦白说了他喜欢我……

看我没反应,纪司明有些心里没底:「我就知道说出来会吓到你。林浅,我不是故意要隐瞒这么久的,我只是想一步一步慢慢来,但是我没想到,我一直忍着不说会让你遭受那么多嘲讽和委屈。」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我明亮的眸子看着他。

他愣了片刻,从我的眼中看出了我的答案后才眉梢带喜。

走到我跟前,试探性地摸了摸我头发,这回我没躲。

「其实同学会那晚,我说的是真的。」

我高三时他就对我一见钟情?

「可我高中时没见过你啊。」

「可我见过你。」

见色忘友的我想起发小时,拉着纪司明回去找她,却发现店里四个人都没了。

正准备给发小打电话,却发现她十几分钟前发了微信说要和兰欣雅一起逛街去。

「……」

「我今天来商场是视察工作的,既然你朋友把客户拐走了,那你就留下来和我一起吧。」

「……老板,你这让人加班的意图可太明显了。」

「明显吗,这些年,我可是绞尽脑汁想着要如何和你多独处呢。」

「……?」

所以这就是我这些年加班的真正原因?

「把刚才这位小姐在这店里看中的所有衣服,都包起来。」

纪司明突然对店里的店员说,店员惊愕着没反应过来,刚才其实他们全程都听到几人的八卦。

所以说,纪氏集团董事长的未婚妻不是刚才那位,而是眼前这位?

我心一惊:「干嘛?」

「给你消气。」

……我不理解。

后来纪司明像是疯了一样,说是视察,结果每家店进去他都要给我买东西,并且让人包装好送到我的出租屋。

我阻止都没用,最后决定摆烂接受,反正他也不缺这点钱。

送我到家楼下时,我刚要下车,却被他锁住车门:「不打算请我上去坐坐?」

车外昏暗的路灯照射进来,我看到他半明半暗的脸上,一双眸子温柔炙热:「太晚了,你早点回去。」

「才八点,晚吗?」

主要是我怕我等会儿控制不住。

「浅浅好绝情……」

知道他在装,但我内心还是软得一塌糊涂。

忍不住凑近,我本来是想亲他脸颊,却不料被他一个偏头,吻落在唇上。

来不及震惊,一只强有力的手搂住我的腰把我带过去,心跳一下乱了。

手不觉轻轻地捏住他的手臂,密闭的空间,气氛逐渐暧昧,两人的体温都在攀升,我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而我妈,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我真是服了,她怎么那么会挑时间?

我和纪司明像是两个被抓包早恋的学生,乖乖跟着她上楼。

但是她也没有多说,只是问我们吃饭了没有。

在我们回答吃了之后,她又问纪司明他妈最近怎么样,纪司明说他妈去旅游了。

然后她又问工作最近怎么样。

我实在受不了了:「妈,您有事说事,别拐弯抹角。」

我太了解她了。

「那我直说了。」她看着纪司明,「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我心一紧,赶忙插话:「妈,这太着急了吧?」

她瞪了我一眼:「我是在问他,你闭嘴。」

「……」

「阿姨,我和浅浅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在交往的,这一点您放心。至于什么时候结婚……」他看了我一眼,「我自然是迫不及待,恨不得立刻。但是,我得尊重浅浅她的意愿。」

怎么回事,心脏又咚咚乱跳。

「什么时候我求婚成功了,会跟您和我妈说的。」

求婚?

进展有点快,我们今天才第一天交往。

「不快,我们认识很多年了,浅浅。」

我震惊:「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妈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不知道,等我反应过来时,家里只剩下我们两个。

纪司明没打算出去,直勾勾地看着我。

「你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不难猜。」

好吧。

「继续?」

「……你该回去了。」

「刚才被你妈打断了,你得补偿我。」

……

直到悠长又亲密的「补偿」结束,我早已经被他亲得眸光水润,嘴唇红肿:「该……回去了吧?」

「还是醉酒的你最好骗。」

他叹气,又把我搂进怀里,额头抵在我的肩膀上:「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七年吗,可以大大方方,名正言顺地抱着你。」

呼吸喷洒在我**的皮肤上,我有些痒,忍不住发颤。

「嗯嗯,知道,你该走了。」

「……」

……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年那辆来接余弋阳的车里,纪司明偶尔也会坐在里面。

在等余弋阳放学的时候,我每次走出学校时,他都会看到我。

似乎每天来看我放学,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

高考结束那天,伞是他让司机送的。

只是当时的他,家族事业压力大,他必须得足够强大去接手,不能分心其他,所以权衡再三,最后他还是悄无声息出国了。

不过国外那些年他依旧在偷偷关注我,我大三时,他生怕我谈恋爱,还没毕业就时常往国内跑。

而后来的事我也就都知道了。

我说以前那么巧合呢,老能碰见他,原来,所有的偶遇都是有人蓄谋已久。

……

我妈最近和纪司明的妈妈走动很频繁,明明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她们却已经连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对此我很无奈。

「看来为了让她们早点抱上孙子外孙,我们得加把劲儿。」

纪司明坐在沙发上,炽烈的眸凝视着我。

「……时间不早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去?」

他扬眉,一步步凑近,拉着准备溜走的我抱在怀里,深吸一口气。

「今晚不回去。」

小说《相亲现场遇老板》 超甜假怀孕第5章 试读结束。

《相亲现场遇老板》网友点评

浅沫记忆:作者林浅功底可见非凡,看这本书相亲现场遇老板,让我有一种想一直看下去的冲动,昨天晚上发现的这本书,一晚上没睡,我将这本书看完,真的很精彩,希望作者多多努力,多多更新。

女中豪杰:林浅写的《相亲现场遇老板》太好了,剧情严谨且生动刻画了每一个人物的性格特点,故事的发展也紧扣相连,让人恨不得看完还想再看几遍的冲动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175529.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