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抖音小说【王时卿元洲元忱溪】全集免费版在线阅读

慈母贵女

慈母贵女

作者:佚名

主角:王时卿元洲元忱溪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十分具有看点的一本爽文《慈母贵女》,类属于古代言情题材,主人公是王时卿元洲元忱溪,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佚名,故事内容梗概:云欢离开小太子凑到我耳边,耳语道:「娘娘,太子殿下刚刚为先皇后跪了许久,现在可禁……...

慈母贵女

《慈母贵女》小说试读

我眉心突突地跳,压着脾气点头:「哦。」

他也跟着点头,又道:「中秋佳节我喜欢吃莲蓉月饼。」

我忍了忍,没忍住:「嗯,自己做!」

等说完,场面安静了一秒。

就在我以为他会不满的时候,就听见他的声音:「你……那你喜欢吃什么,我顺便给你一起做了。」

闻言,我掀开眼皮看他,却见他瞥我一眼,很快转过头去,耳尖微微有些红了。

「我喜欢红烧肉。」我答。

「谁问你这个了,问你喜欢吃什么月饼!」听见我的话,他立刻转过头来,看起来有点凶巴巴的。

我无辜地摊手:「我不爱吃月饼啊。」

什么月饼都不爱吃。

元忱溪被我噎住了,「行!」

于是中秋佳节那天,我收到了来自太子殿下亲手做的莲蓉月饼和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

坐在元洲旁边,我看着太子神色自然地将东西放在我面前,恭恭敬敬地唤我:「母妃。」

我眉心一跳。

果不其然,元洲发话了:「太子何时做得一手好菜了?」

我瞅了一眼暗暗得意的元忱溪,没从他眼底捕捉到恶意,但藏着显而易见的狡黠。

估计是在报之前的仇。

我将月饼推给元洲,笑道:「太子殿下前些日子一直和臣妾说,陛下处理政务太辛苦了,他也想要为他的父皇分忧,所以特意在这中秋佳节为陛下做个月饼,臣妾看着太子私底下练习了许久呢。」

我的言下之意很明显。

他都是为了他的父皇做的,可和我没关系哦。

我的话才说完,我明显感觉元忱溪的笑容消失在脸上,眼巴巴地看着那碟莲蓉月饼。

没错。

这个莲蓉月饼可不是做给我的,是做给他自己吃的,就是在他父皇面前打肿脸充胖子。

元洲听完我的话,欣慰地看了眼他,抬手拿起了莲蓉月饼,又递给我一块:「太子有心了。」

我原来是不喜欢吃的,可顶着太子那隐含杀意的目光,笑着接过来,一口咬下,「太子的手艺真是不错,臣妾要多吃几块。」

见状,元忱溪的小脸瞬间黑成包公。

啊哈哈哈。

「你呀。」等小太子气呼呼地回到自己位置之后,我唇角刚刚扬起来,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句轻叹。

我下意识回头猝不及防间,撞进一双含了笑意的眸子,心脏没来由地跳得快了些。

不是。

他怎么突然离得这么近了?

「溪儿那孩子,怕是吃了你的心都有了,朕还是难得见他这般生气。」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元洲的心情似乎不错,眉梢扬着,自顾自说道。

「皇后娘娘想来从前待太子是极好的吧?」不知为何,我下意识问道。

这话一出,气氛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嗯。」他眉眼耷拉下来,应是想到故去的皇后,轻嗯了声便不再说话。

中秋佳节,各家家眷也都在宫里。

等宴会散后,我母亲随着我一同到了长春宫里,待四下无人时便拉住了我的手,「卿儿,今儿看太子对你的态度,似乎很不错,你争口气,坐上那个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母亲,陛下的心里一直有先皇后。」我淡声道。

闻言,面前打扮雍容的妇人却是一下来了气,甩开我的手,「卿儿,你爹辛辛苦苦把你送进宫不是让你什么都不做的,前些日子你任性耍脾气就算了,现在太子对你的态度好转,眼见着陛下也有意宠你,你该抓紧机会侍寝,及早诞下皇子,这以后的太子之位是谁的还说不定呢!」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母亲,忽而别过脸去。

我一直知道,父亲母亲送我入宫就是为了让我争宠,及早诞下皇子,巩固王家的势力。

但我从没怨言,享着荣华,自然也该背负责任。

可现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为何还要做无用功呢?

在书里,我也想过要和元洲好好过日子,可他的心里只有皇后,怨怼之下,我莫名其妙开始仗着身份高贵,捧杀太子,一心想要自己的孩子登上帝位,可到头来,孩子没有,人也进了冷宫。

「太子会登基的。」心底忽地生出一股无力感,我低声辩驳。

这个世界就是一本书,太子是男主,他注定会称帝,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徒劳。

若是以前,我可能还不甘,为什么我的孩子不能成为皇帝,但现在,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我发现以太子的实力和品行,他称帝之后会是明君,这是利国利民的事。

「你!」妇人显然被我气到了。

我淡下眸,转过身去,「母亲回去吧,就当今日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女儿也什么都没有听见。」

「子鸢!」我朝外喊了一声。

在门外守着的子鸢和云欢一同推门而入,面带为难地看着丞相夫人:「夫人,请回去吧。」

擦身而过间,我明显感觉母亲投过来的眼神中带着失望。

我敛眸不语,这种不被人理解的感受还挺不好受的。

我转身往回走,没有注意到,长廊里的柱子之后,一道小小的身影伫立在阴影里,久久不去。

中秋佳节过后,朝中便有人提起封后之事。

当子鸢把消息说给我听的时候,元忱溪就坐在我旁边背诗,听着子鸢的话,没忍住瞟我一眼。

我眼皮也没动一下。

他握紧了书卷,故作不经意地试探:「你不想当皇后吗?」

「不想,当皇后可累了。」我喝了口茶,慢条斯理地回他。

他愣了下,静静地看我两秒,低下头去,不再言语了。

没过几天便有人传,要将先皇后的妹妹接进宫来,因着先皇后的妹妹与先皇后长得有五六分相似,陛下在朝中也没有异议。

事情似乎板上钉钉了。

「贵妃娘娘讨好了太子殿下又有什么用,这看来陛下心里到底是念旧,这咱们呐,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可不是,我原先还瞧着贵妃娘娘有些机会呢,现在想来,陛下去她宫里只是为了看看太子,哪里是去看她的。」

「她白费了这么一番功夫,到头来一场空,当真是个笑话。」

宫里的闲言碎语会长脚,不多时便传进长春宫。

子鸢和云欢都替我不平:「那些碎嘴子,当真是不把娘娘您放在眼里!您再怎么样也是陛下亲封的贵妃!」

我听着,内心没什么波澜,但反应还是要给一个的:「没事,你们想啊,当皇后要处理诸多事宜,贵妃多好,什么事都不用干……」

但不等我的话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通传声。

是聂家姑娘,先皇后的妹妹聂榆聆。

她身边还跟着元忱溪,见了我,聂榆聆福了福身,眼底却没有几分恭敬,「臣女参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万安。」

「免礼。」我淡声道。

她直起身,笑着望向我,那张脸生得娇俏,「贵妃娘娘恕罪,臣女方才从陛下那里过来,说起来,臣女跟姐姐与陛下一道长大,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陛下还记着我呢……」

我低头喝茶,并不理会。

她说得起劲,句句不离元洲,我听得不耐烦了,扫了眼元忱溪,见他直勾勾地盯着我,按捺住脾气:「想来聂姑娘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让陛下记着。」比如碎嘴子。

哎,当着孩子的面,还是给点面子吧。

好不容易把人送走,我一口气还没松出去,手边就被拽了拽。

低头看去,是元忱溪。

「你怎么一点都不介意……」他的声音很低,我没听清,正欲弯下身子去细听,他就已经松开了手,甩给我一个高冷的背影,「反正没人能和你抢。」

我:「??」

他在说些什么??

很快我就知道了。

午后的时候,我午休堪堪结束,眼底尚未恢复清明,就听见一道尖细的声音就从宫门传来:「圣旨到!」

我跪在最前面接旨,听着太监总管面带笑意地念:「贵妃王氏贤良淑德……封为皇后,赐册宝。」

等念完,太监总管将圣旨和册宝一同交到我手里,贺道:「老奴恭贺娘娘,陛下托老奴带了话过来,说您照顾太子殿下辛苦了。」

听见这话,我迟钝的神经一下子被挑动,猛地抬头,我刚刚听见了什么??

当晚,等元洲来时我还没反应过来。

我好像什么也没做吧?

为什么突然册封我为皇后,不是说是先皇后母家的妹妹?

百思不得其解时,淡淡的冷香萦绕在鼻翼,低沉的嗓音敲在耳畔:「在想什么?」

「恭送……啊?」我习惯性地想说恭送陛下,话到嘴边突然愣住了,一下惊醒。

见状,元洲又重复了一遍,眸子里含了笑意:「这么惊讶做什么,你这两年也辛苦了。」

不,我不辛苦,我命苦。

不过,乱套了吧??

我傻眼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论相貌,元洲的确是龙章凤姿,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微挑,勾出冷意,但温柔下来时也让人难以招架。

可我知道的啊,他爱发妻如命,若是没有太子和江山,怕是都要追随发妻而去了。

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和我说,要给我皇后之位??

许是我表现得太过惊讶,元洲眉心微皱,「为何这般惊讶?可是在想未来孩子?若是皇子,朕必然会给他封王,若是公主,那她会成为庆国最尊贵的嫡公主……」

谁想这个啊!

我后退两步,咳嗽了两声,「陛下恕罪,臣妾这两日染了风寒,不宜侍寝。」

这走向怎么和书里写的一点都不一样啊!!

封后的消息很快传出,在宫里掀起了一片波澜。

我原以为元忱溪应是第一个不同意的,但没想到,等第二天见到的时候,他表情倒是镇定,只不过时不时偷看我一眼,见我无悲无喜,到底是忍不住了:「你都当上皇后了,为什么一点也不开心?」

「是你去说的?」我看过去。

我昨天想了一晚上,元洲最在乎的大概就是这个儿子,若是元忱溪主动说要认我当母后,他也没有什么道理不同意。

被我拆穿,元忱溪手抵在唇边轻咳了声,嘴硬得很:「不是我,是父皇自己的想法。」

最多,最多,他就是没有不同意而已。

我瞅着他,也不继续往下问,忽而想到什么,问:「你不喜欢你姨妈吗?」

听人说,先皇后的妹妹和先皇后生得很像,我没见过先皇后,但想来应是像的。

「她又不是我亲姨妈。」小家伙一句话脱口而出。

对上我讶然的眸子,他一下反应过来说漏嘴了,微张了张嘴,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低下头去,破罐子破摔似的:「皇后娘娘不是我亲娘,她和父皇的关系也没有外人说的那么好,父皇喜欢的人一直是你,我在父皇的书房里偷偷看过你的画像……」

「??」这下我是彻底震惊了。

似是怕我不信,元忱溪四下望了望,确定没人,这才看向我,低声呢喃:「我之前偷听到别人说过,我不是父皇的孩子,只不过是父皇仁厚,让我当了这个太子,兴许哪天就会被废掉了……」

他的声音很低,全然没了从前的骄傲,像是随时会被人丢掉的小狗。

我眉头皱了皱,把人拉进怀里。

「你……」他瞬间抬头,眸光剧烈晃动起来。

我摸了摸他的头,「你若是愿意,以后我就是你的母后,你也一直会是太子。」

闻言,他别过头,耳根红了红,小手抱住了我,「嗯!那我就勉强同意吧!」

我:傲娇鬼!

知道了事情真相,再次面对元洲时,我有些不知所措,给他让了个位置,局促地站在一边。

见状,他握住我的手将我拉到床边,喟叹了声:「你是不是不喜欢朕?」

啊?

我猛地抬头看他,对上那双含了幽怨的眼神,下意识摇头。

其实我最初见元洲,还是在他当皇子的时候,彼时我被父亲对家的女儿推到了池塘里,爬上来时一身的脏污,是他将自己的披风给了我,还一言不发站在我身侧替我挡着风。

之后我才知道,他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自身都难保,却还是为我出头。

正是少女情窦初开的时候,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可那时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娶别人。

似是猜到我的心思,他轻叹了口气:「皇后是先皇定下的,我没有选择的权力,皇后身子不好,我和她没有什么感情。」

我抿唇不语。

这我已经知道了,元忱溪没必要骗我。

身子被掰过去,与他面面相对,那双狭长的眸底蕴含了我看不懂的情绪,「当初我只是不受宠的皇子,保护不了你,也不敢将你接进宫,现在,你还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

他的神色极为认真,我心尖微颤,可还记得他每回来长春宫只是来看太子,扭头道:「但你每回来长春宫都只是来看太子啊。」

现在说得那么好听。

元洲:「?」

看出他的惊讶,我挑眉:「难道你不是来看太子的吗?」

闻言,他也顿了下,忽而笑了,「傻子,我当然是来看你的,看太子只是顺便,你大概不知道,太子并非我和皇后的孩子,是七年前战死的我弟弟的遗腹子,当初是他把皇位让给了我,选择了保疆卫国,所以现在朕立忱溪为太子,算是还了他。」

我傻眼了,这是什么皇家秘辛!

他轻声说着,眸光认真地凝着我:「阿卿,当我的皇后好不好?」

他用的我,而不是朕。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像是带着蛊惑,我下意识点头:「好。」

闻言,他面上绽开一个笑来。

他笑得很好看,我红了脸。

忽地,自窗棂处传来响动,我立刻抬眼看去,只听见很轻的一声哎哟声,紧接着便是熟悉的声音:「看来还是父皇的美男计好使,我的母后稳妥了。」

我挑眉看向元洲。

只见男人黑了脸,霍地站起身:「这小子没大没小的,朕要罚他!」

我没忍住笑出声。

有这父子俩在,看来以后的日子好像也不是那么无趣了。

小说《慈母贵女》 皇家继母第5章 试读结束。

《慈母贵女》网友点评

清风夜微凉:真的很久没有完完全全的追一本书了,真的很喜欢作者的写作风格,可是真的太虐了(个人觉得)心脏有点受不了,磨难太多了,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哭了我好几次,哭的泪流满面的,真的受不了,希望会是个完美的结局,真心希望!

清风夜微凉:加油真心不错啊,不过我还是要说说佚名你,你这速度不行啊,男人该快得快啊,不该快就不快,所以你别弄的本末倒置了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131292.html | 自由屋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