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好书阅读 > 正文

赵南熙厉漠西小说结局

替嫁萌妻超甜的

替嫁萌妻超甜的

作者:敲罗打节

主角:赵南熙厉漠西

下载阅读器离线看全本

《替嫁萌妻超甜的》这部敲罗打节写的书挺好的,里面的内容也挺丰富的。主角为赵南熙厉漠西主要讲的是:男人的力气很大,紧拽着不放,拉着我就朝外面走,更是压低声音,威胁我:“老实的跟我回去。”当时我脑子……...

替嫁萌妻超甜的

《替嫁萌妻超甜的》小说试读

一片水雾里,厉漠西以原始的姿态站在里面,正在擦头发,水珠顺着健硕的肌肉往下流淌……

我傻眼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眼睛瞪得大大的,目光顺着水珠下移,瞥见那大家伙,脸刷地一下红了。

这身材,能给满分。

“出去!”

厉漠西扯过旁边的浴巾裹上,脸那叫一个冷。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我回过神来,立马将门带上关好。

大半夜的,谁料到厉漠西会在里面冲凉。

我拍了拍心口,脑海里浮现刚才看见的一幕,心跳加速,似乎要跳出胸膛。

不对。

这是我的房间,厉漠西怎么会在里面洗澡?

我刚反应过来,啪嗒一声,厉漠西拧开门,裹着浴巾出来,宽肩窄腰,连人鱼线都有,薄薄的肌肉,很有力量感,让人不禁联想到他在那方面的爆发力,一定很不错。

赵南熙,你在想什么呢。

我赶紧甩掉脑子里邪恶的画面,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厉漠西语气淡淡地回了我一句,让人看不出喜怒,径直朝衣橱走去。

明明是我的房间,他却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男士浴袍,背过身,见他要解开浴巾,我连忙转过身去。

等了一会儿,我才转回来。

厉漠西气定神闲的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朝我勾了勾食指:“过来。”

犹如大提琴低沉深邃的嗓音,带着丝丝蛊惑,简直让人犯罪。

今晚的厉漠西有些不一样,嘴角勾着一抹浅显的弧度,那双眼睛就像夜里的狼锁定了自己的猎物,随时扑上去将其吃掉。

“干、干嘛?”我有点犯怂,没敢过去:“你有什么话就、就在这里说。”

他又勾了勾手指:“过来。”

我咽了咽口水,想着白天在医院里演得还可以,他不应该发现端倪,这才壮着胆子慢慢地挪过去:“这、这是我的房间,你怎么进来了。”

今天回来时太累了,也忘记了将门反锁。

话音刚落,身子失去重心,厉漠西一把将我扯进他怀里,沐浴露的清香混合着男人特有的气息将我包围,我的脸立马烧了起来,心砰砰直跳。

耳边是他蛊惑的嗓音:“难道你不想要?恩?”

我两只眼珠子都瞪圆了,大半夜的,厉漠西这是发什么骚?

我心里慌得要死,也吓得要死。

“我不想要。”

我赶紧从他怀里起来,我想让他做我的靠山,让他爱上我,可我没想过‘舍身取义’啊。

厉漠西的手紧紧地禁锢着我的腰,大手抚上我的脸,动作温柔得简直就不像他。

“真不要?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我的目光落在他健硕的胸膛上,加上刚才所看见的画面,让人目光不由得往下移。

如此亲密的姿势,我一个正常的女人,要没点反应,那肯定不正常,不过厉漠西忽然这样,怎么都让人觉得是个阴谋。

我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语气却遗憾地说:“今天有些不方便,老公,要不我们改天……”

“那就算了。”厉漠西忽然松开我,翻脸比翻书还快:“你继续睡,我去隔壁。”

我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在了软地毯上,看着走出去的厉漠西,我愣了一下才站起来。

到最后,我都没明白厉漠西今晚是怎么了。

房间里还氤氲着淡淡的沐浴清香,脸也还发烫。

后半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总是浮现厉漠西的样子,甚至还能感觉到他灼热的气息喷薄在耳边。

快天亮了,我才睡着,却做了一个难以启齿的梦。

梦见了一年前与那个男人缠绵的场景,虽有些模糊,那种感觉却很真实,手触摸到他宽厚结实的后背,在一次次撞击下,紧紧地抱住。

当男人抬头时,原本模糊的脸逐渐清晰,变成了厉漠西的脸。

我吓得直接从梦中醒来。

我敲了敲脑袋,怎么会梦见厉漠西?

一定是昨晚的缘故。

我看了眼时间,早上九点。

想到医院里的阮晴天,我立马洗漱换了衣服匆匆下楼。

厉漠西的声音从客厅幽幽传来。

“去哪里。”

“你在家?”我有些意外,平常这个时候,厉漠西早就出门了。

厉漠西搁下手里的杂志:“晚上准备一下,陪我参加一场晚宴。”

他这是直接通知我,而不是商量。

我可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晚宴,宴会上到时一定名流聚集,那些社交礼仪我也不懂,当年回赵家后,赵建国提议请老师教我,陈淑琴却只是敷衍着答应,最后赵南茜一搅和,也就没请老师。

每次收到宴会请柬,赵建国与陈淑琴都是带赵南茜出去,因为赵南茜是他们的骄傲。

“我晚上可能……”

我正要找借口推辞,厉漠西的手机却响了,他叮嘱了我一声晚上艾米莉会送礼服过来,接通电话朝外走了。

晚宴是必须去了。

我先去了医院,阮晴天没有苏醒,邵臻不知从哪里得知消息,来了医院,我在重症室门口碰到他,他看到我,眼中划过一抹震惊,下意识喊了声:“赵南熙?”

想到邵臻对阮晴天的抛弃,我没有给好脸色:“邵先生,你认错人了,我是赵南茜。”

邵臻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几秒,恢复正常神色:“抱歉,你们姐们实在太像了,差点忘记赵南熙已经去世了。”

“多谢邵先生还记得我姐姐。”

他问:“你来看阮晴天?”

真正的赵南茜跟阮晴天并不是好友,仅限于认识而已,不会来医院探病。

“不是,我是来看另一位朋友,听说阮晴天出事了,顺便过来看看,怎么说她以前也是姐姐生前的好友。”

邵臻并没有怀疑。

他在这,我也不便再待在医院,只能先回去。

晚上六点,艾米莉将礼服送了过来,并且还带来了一位化妆师,看来今晚的宴会很重要。

化完妆,换好礼服,已经七点半了。

我被镜子里的自己惊艳到了。

我从未如此盛装打扮过,有一种灰姑娘变公主的感觉。

艾米莉笑着称赞道:“少夫人真美,跟咱们厉总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定良缘,今晚您一定艳压群芳。”

好听的话最悦耳。

“谢谢。”

我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走出去,随着艾米莉去晚宴现场。

一路上我有些紧张,又带着点兴奋。

在这中复杂的情绪中,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厉漠西就在门口等着,今晚的他穿了一套白色高定西装,与我身上的礼服应该是情侣款。

“少夫人,到了。”

艾米莉提醒我。

厉漠西已经朝我这边走过来,我提着礼服下车,手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担心是医院那边打来的,即使看到是陌生号码,也立马接通了。

当一抹熟悉的女声阴森森地从听筒里传过来,我吓得差点将手机扔了出去。

“赵南熙,做厉太太的感觉怎么样?”

小说《替嫁萌妻超甜的》 第20章:赵南茜来电 试读结束。

《替嫁萌妻超甜的》网友点评

各自安好:这真的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让我停不下来,一直想看下去,太精彩了,情节环环相扣,太刺激了。

旧伤慢歌:作者敲罗打节的《替嫁萌妻超甜的》发挥很稳定,大大的每一篇文都稳扎稳打,质量都很高,很值得一看。

本文固定链接: https://www.ziyouwu.com/archives/131119.html | 自由屋博客